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战锤王座

第239章 夜谈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夜色下的篝火,宛如坠落的群星,在黑暗的大地上绽放着点点的红光。

    寒风夹杂着冰花吹拂着北境大营,发出呼呼的响声。宛如低声咆哮的巨兽。

    丹尼斯和罗德坐在最豪华的大帐内,细说着这些年的遭遇。她轻声轻语,将这些年在基斯里夫城里遇到的人和事一一道来。那些恐怖的,残酷的事情如今在她口中就像过眼云烟一般,无足轻重。原本罗德以为这些年自己的经历肯定比女儿丰富得多,毕竟,自己在外面与野蛮人作战,与兽人、野兽人作战,这些经历足以写进历史。但是没想到,自己女儿的故事同样曲折而丰富。毫不逊色于自己。

    基斯里夫城、魔法学院、冰雪冬宫……同样是血雨腥风,那些看得到的,看不到的危险如同影子一般无处不在,丹尼斯和自己一样,这些年一直在刀锋上行走,如履薄冰。

    “魔法学院里每天都可以听到一些骇人的传闻某个扫地的仆人夜里去茅房,结果第二天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他的衣服和鞋子还在水池边。”

    “黑猫会在夜里悄无声息的出没,传说它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变成一个人,监视每个学生是否按时入睡。”

    “偶尔,水槽里会流出红色,如同血一般的水。老师说那是红墨水,但是我们每个人都知道,那就是血水。因为我们闻到了鲜血的腥味……”

    炭盆旁,丹尼斯侃侃而谈。她像一位学长,将学校里的故事一一道来,而罗德脸上却露出忧郁、自责的神情。真不知道自己女儿这些年是如何过来的。罗德想拥抱她,但是女儿已经长大,不能有太多肢体上的亲密动作。

    “丹尼斯,你恨我吗?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

    罗德还没说完,就被冰冷的手指摁住了嘴唇……丹尼斯看着他,一脸认真,那目光,穿过时空,似乎回到七年前,她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样子。

    “不,你是一个优秀的父亲,别人的父亲如此平庸,而我的父亲,是一个英雄,他是北境之王,是众神赐福的勇士。他叙写了无数的传奇和历史。”

    丹尼斯认真的说着,那双湛蓝色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父亲。但是,说实话,自己岂是一点恨都没有?是的,她恨……她恨过自己,也恨过自己的父亲。为什么别人都拥有一个平凡而温暖的家,她却要面对冷酷无情的生活,霜寒女巫将她抓进魔法学院的那一天,注定了自己那不平凡的一生。她是天才女巫,而天才是要付出代价的。她宁可不要这个名号,不要这份天赋。然而,上天选择你时根本不和你商量。

    “然而终究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

    罗德说着,眉间是化不开的忧愁。

    “这不怪你……”

    丹尼斯反过来安慰到。她的成熟让罗德欣慰,同时也让自己感到心疼。

    “丹尼斯,你还记得六年前,我去魔法学院看你,跟你说过的卡洛琳的事……”

    “嗯……”

    “你说你不会介意……”

    “嗯。你是想让我见她了,对吧?”

    丹尼斯抢先一步说到。她那稚嫩的脸蛋上浮现出淡淡的红晕。一抹浅笑挂在嘴边,连罗德也不知道那是伪装出来的笑,还是发自内心的笑。她真的接受卡洛琳吗?罗德也不知道。

    只是,还没等罗德开口,卡洛琳已经从帐篷外走了进来。她的时间如此恰好,以至于会让人误以为这是提前设好的局。

    “丹尼斯,我时常听你父亲提起你。”

    卡洛琳笑着说到。她穿着由象牙色锦缎和银丝镶边编织而成的衣裙,褪去貂皮披风之后,是一幅丝毫不逊色于丹尼斯的窈窕身材。平日里极少穿紧身胸衣的她,今天换上了一件天鹅绒淡蓝色紧身衣,显得高雅而端庄。当然,罗德无暇欣赏,他最希望的是,卡洛琳和丹尼斯可以互相认可对方。毕竟,她们毫无血缘关系。唯一将两人联系在一起的,就是自己。若没有自己,罗德保证这两人这辈子也不会有交集。

    好在看上去丹尼斯早有心理准备。她淡淡的笑着,优雅而不失礼仪,两位霜寒女巫对视而坐,身上散发着无以伦比的优雅。一瞬间,在场三人中,仿佛罗德才是野蛮人。

    “你可真是一个坚强的美人。无法想象,你在魔法学院是如何熬过来的……我也在里面待过,那里是什么情况我清楚。”

    卡洛琳尽可能友好的和丹尼斯打交道,尽管她很想迅速和眼前这个女孩处好关系,但是一开始毕竟不能表现得过于着急,必要的客套还是要有的。却不想丹尼斯根本不介意,她落落大方的回答着

    “呵呵,里面不单单是黑暗残酷,还有一些值得回味的美好。就像我在里面交了一群同样处境的朋友,她们都是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子。”

    “您可真漂亮。”

    丹尼斯笑着转移了话题。团聚之日,往日的黑暗可以先暂告一段落了。更多的应该想想今后的美好。

    “你也是……”

    这突如其来的赞美让卡洛琳有些措手不及,她抿着嘴微笑,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也要感谢你,感谢你这些年对我父亲的照顾。”

    丹尼斯说到。和罗德的感触一样,女孩的成熟让卡洛琳心疼。像她这样的年纪,许多人还在父母怀中撒娇,犯了错有父母担着。而丹尼斯早已如成年人般成熟,她一直在成年人的世界里生存,早已懂得那些必要的生存法则。连同那些礼仪,在黑锤堡时罗德根本没有教她……

    寒风呼啸,吹得帐篷啪啪直响。

    丹尼斯收起微笑,目光重新回到自己父亲身上。

    “帕维尔王子已经聚集了一大批支持他的人,等待最佳的时机,推翻冰雪女王。”

    丹尼斯认真而严肃的说到。

    “卡特琳娜是他的母亲!”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帕维尔知道卡特琳娜是吸血鬼以后,对自己这个母亲失望透顶,加上之前一系列的事件,还有这二十几年来他的不幸遭遇,促使他后来做出这样的决定。这个说来话长,以后我再慢慢跟你们说。”

    “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攻城,城里会有人接应,甚至还有可能,那些支持者会帮我们打开城门。毕竟,单靠王子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与冰雪女王抗衡的。”

    丹尼斯继续说到。

    “那帕维尔为什么不自己跟我说?他出不来,完全可以派信得过人的捎信给我。”

    罗德疑问到,话音刚落,自己就猜到了答案……

    “因为帕维尔的性格……怎么说呢?他害怕你,害怕父亲你夺了他的王位……谁都知道,冰雪女王一旦陨落,你将是王座最有力的竞争者。”

    丹尼斯回答到。

    “所以,他宁可自己藏着掖着,也不肯和我合作……”

    罗德笑了笑。这位王子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已然明了,事实上,不用自己说,大家也心知肚明。自古以来,王位不过是一个象征性的东西,一把椅子。真正掌握权力的人,从来都不是坐在台前的那位。帕维尔越是这般在意,证明他越不是对手。当然,从头到尾,罗德也没把他当做对手。这个国家经历了长达七年的混乱,战后的基斯里夫将是千疮百孔的,这时候,无论谁坐上王位,都等于接手了一个烂摊子,人民对新王的期望越大,到时候失望也就越大。王座……别说竞争,罗德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坐上去。

    “他太渴望了这个位置了,哪怕只是象征性的位置,对于帕维尔来说,也是至关重要的。这是他证明自我价值的唯一机会。我听说他从小都在卡特琳娜的训责和庇护下长大……从某种程度来看,他其实和我们这些女巫一样,是关在金丝牢笼中的鸟儿……”

    丹尼斯说着,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同情与爱怜却让罗德敏锐的捕捉到了,大体上,自己女儿为什么可以从那座皇宫中逃出来,罗德已经猜到更深层次的原因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