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巨星闪耀时

第二百五十三章 当一切失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新仇加旧恨,此时的奥本山宫殿像极了一点之即燃的火药坊。

    球员冲突带来的冲击,让现场的观众彻底疯魔,就像一部大片,铺垫了无数的剧情以后,该有的桥段一个都不能少。

    大打出手,这就是球迷期望看到的。

    阿泰斯特突然挣开帕帕卢卡斯反打华莱士的瞬间,谢候想起了他与阿泰斯特的玩笑话。

    后悔已经来不及,等到阿泰斯特再度被拉开的时候,华莱士已经被打了三四拳。

    “!!¥!¥”

    华莱士嘴里爆着难以入耳的脏话,就要爆发出所有的力量冲向阿泰斯特。

    江湖传说大本钟的卧推达到180公斤,如果传说属实,谢候根本不可能拦住他。

    还好,正当谢候招架不住的时候,华莱士的队友加入进来。

    比卢普斯挡住了华莱士,没有让这场冲突变得难以收拾。

    可是场上的局势已经乱了,不仅仅是阿泰斯特和华莱士,连小奥尼尔都和汉密尔顿闹了起来。

    还好双方的的队员有大半都还理智,拉人的拉人,劝架的劝架,安慰的安危。

    情绪极端化的球员被拉开到两边。

    “这真是不幸!”布林遗憾地说,“发生这种事真是太不幸了!”

    维尼尔脸上挂着冷笑,从现场球迷的反应来看,这可不是什么不幸。

    活塞球迷显然很吃这套,他们对方才发生的事情感到兴奋,而且期待事情进一步扩大。

    华莱士、汉密尔顿、阿泰斯特、安东尼约翰逊四个人被驱逐。

    这四个人当场脱掉了身上的球衣,遥遥指着对手,声称如果愿意可以在场下继续第二回合。

    让事态升级的阿泰斯特此刻是一脸空白,他走到场边,准备退场。

    按照正常的程序,发生冲突的球员应该退场,剩下的球员该罚球罚球,该比赛的比赛。

    事情原本应该会这么发展,可是...

    阿泰斯特和小奥尼尔走到场边,前者脱掉球衣,大概是想以这样的方式表示硬气,也许他们还挑衅了场边的球迷,不管他们做了什么谢候站在十几米外的地方,眼睁睁地看着一瓶装满啤酒的饮料瓶飞到了场下。

    他多希望这个装着啤酒的饮料瓶歪一点?

    今晚发生的许多事情但凡发生一丝丝的变化,事情都不会变得这么糟糕。

    如果阿泰斯特对华莱士的犯规被裁判吹了;

    如果他没有从后面抱住华莱士让阿泰斯特错意;

    如果,那个装着啤酒的塑料瓶子砸偏了,许多事情,都会改变。

    谢候的眼中,那瓶子的飞翔速度变慢了,它就像投出去的球一样旋转着,正好砸到阿泰斯特的脖子上,啤酒从里面喷溅出来,溅到阿泰的脸、脖子、衣服、半身。

    阿泰斯特就像一头处于极端情绪的狮子,这是即便亲生骨肉都可能因此受到攻击的情绪,他怒吼一声,一脚跳跃了第一排的观众席,充满爆发力的运动天赋有朝一日居然会派上这种用场。

    给予天赋的上帝是否会哭泣?

    没人知道,阿泰斯特没有让偷袭者离开,他的反击来的太快,一瞬间就扑进了观众席,抓住那个“多此一举”的白痴,挥起一个拳头,照着对方的下颚狠狠打去。

    并没有受到袭击的小奥尼尔是清醒的,他本能地意识到阿泰斯特这么做会搞出大乱子。

    因此,他也冲进观众席,但不是为了帮忙,而是想拉住阿泰斯特。

    当他跑进战场,正要对被阿泰斯特殴打的球迷施以援手的时候,现场的另一个球迷居然将一桶爆米花正面泼向了小奥尼尔的脸颊。

    就这样,另一个极端的情绪出现了。

    小奥尼尔对活塞的憎恨绝不低于阿泰斯特,他人生中最耻辱的时刻几乎都是在奥本山出现的。

    活塞是他的苦主,是他职业生涯的一块绊脚石。

    他已经保持了足够的冷静,事实证明,还不够。他不具备那种遭到袭击之后依旧面不改色镇定自若的冷静。

    小奥尼尔愣了片刻,然后伸出了他的手,优秀的臂展在此刻发挥了作用,他的拳头正面打倒了那个对他袭击的球迷,然后更多的球迷参与了进来。

    同样被驱逐出场的安东尼约翰逊为了表现出他的勇气,居然不请自来,也参与进了这场史上最臭名昭著的斗殴。

    这一瞬间,将成历史。

    谢候立刻跑过去,和米勒一起,将面色通红的阿泰斯特摁住。

    这时,现场观众向这里逼近,成百上千(可能有数千)。一旦发生更大的冲突,会怎样?

    谢候不敢想象。

    保安带着电棍和催泪喷雾就来了,他们怀疑阿泰斯特等人现在已经无法正常思考,要用他们手里的家伙招呼一下。

    “别这么做!”米勒用受伤手挡住保安,“他已经没事了!快去安抚球迷的情绪!”

    保安坚持要做。

    谢候怒吼道:“先生,如果你不安抚好观众的情绪,待会儿闹出更大的乱子,那就不是失去工作的事了!”

    保安犹豫再三,才去做了他们应该做的事情。

    已经把天捅破的阿泰斯特大概还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谢候和米勒一路护着他走下观众席。

    当他们路过观众席的时候,头顶落下了啤酒、可乐、雪碧和各种叫不出名字的饮料以及吃的。

    手上的食物和饮料成为球迷攻击球员的武器,谢候从未这么狼狈过。

    接着,每一个步行者球员都得到了同样的待遇。

    更衣室内,像葬礼现场一样的安静。

    这一刻,联盟办公室、各地的记者媒体、球队的顾问所有关心或者不关心这场比赛的人,统统打来了电话。

    “联盟的通知,剩下的5分钟不用再打了。”贝恩鲁斯脸色艰难地说,“以当时的比分算作最后的胜负。”

    步行者赢了。

    赢了这一场,输掉的,可能是整个赛季。

    场上的群殴、和球迷打架,在这么一场关注度颇高的全美直播里,将会有怎样的惩罚?

    无法想象。

    “安德烈的伤势呢?”克莱尔已经无法正常思考。

    说到底,这是他第四年执教,他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队医说:“初步诊断结果是小腿撕裂伤,预计需休战4-6周。”

    克莱尔来回踱步,如果这么做能解决问题,能掩盖过今晚的事情,谢候愿意陪他走到下个月。

    球队的新闻公关过来提醒:“我们得参加新闻发布会,有很多...非常多的记者。”

    克莱尔想为自己的球员辩驳,但他能说什么?有什么理由能解释阿泰斯特在冲突平息后反打华莱士,然后又和球迷发生如此激烈的冲突?当然,被球迷用啤酒袭击是一个理由,但被球迷袭击的球员多了,为什么单单你一个人受不了?

    谢候、小奥尼尔和阿泰斯特,三个人坐在克莱尔的身边,他们面前,是上百家记者媒体。

    谢候敢肯定,上赛季的夺冠之夜,媒体的数量都没有今晚多。

    “罗恩和杰梅因是我见过的态度最端正的职业球员...”克莱尔没办法给出合理的解释,“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他们来说非常艰难。”

    谢候就不像克莱尔那么拘谨,他在欧洲见过太多类似的事情,他知道现在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认怂:“打架不对,和球迷打架更不对,但今晚发生这样的事情,裁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没有控制好比赛的尺度,任由强度升级,打到后面,我们所有人都有火气,但他们却进一步放纵了尺度,如果他们能适当地吹响该死的哨子,那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接着他为队友辩护:“阿泰患有狂躁症,他是那种一旦受到极端的刺激就难以控制住自己的人,球迷把饮料瓶扔到了他的脸上,他们以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对他来说,这就是引爆炸药的一根火柴。所有人都有错,一味地指责罗恩和杰梅因却是大错特错!”

    小奥尼尔解释当时的情况:“我的本能反应是去抓住阿泰。当我跳上看台的一刹那,另一个人朝我脸上扔了一脸的爆米花。我的反应是报复。我并不因我为我的队友挺身而出感到抱歉。但我很抱歉我闯入了看台打了球迷。”

    接着是阿泰,他看起来已经恢复了平静:“我没想到本-华莱士会有那样的反应,我也从未被人往脸上泼过啤酒。从没有人对我扔过任何东西我从没想到过从没有人朝我走来泼我一脸的啤酒。”

    就这样,他们没再过多的回顾这个夜晚。

    当他们说完,谢候不依不饶地追责现场的球迷和球场安保,他可以从现在说到天亮,当他的言辞越来越激烈,克莱尔打断了他。

    该结束了。

    为这件事定性的人不是他们,是联盟。

    无论有什么理由,今晚都将是后合并时代的nba发生的最大的丑闻。

    他们离开了新闻发布会,返回更衣室里。

    克莱尔训了几句话,谢候听完就脱掉上衣走进淋浴室。

    他将水流调到最大,即便说他浪费也完全没问题,他就是在浪费,但谁在乎?浪费资源的人多了。

    今晚过后,基里连科要因伤缺席4-6周。

    “没关系,我可以协防。”亚瑟王低语。

    米勒将缺席整个11月的比赛,他的三分对球队至关重要。

    “看过今晚的比赛吗?我的三分很准。”亚瑟王仍然充满信心。

    阿泰斯特、小奥尼尔他们会被禁赛多长时间呢?一个月?三个月?半年?

    “无论有多大的困难,我都不会倒下...”

    他突然发现,步行者暂时失去了大半套首发阵容。

    就算下个月米勒复出,短时间内,他们依然只能排出谢候+米勒+帕帕卢卡斯+xx+xx的阵容。

    所有人都知道,今晚发生的事情,将会埋葬掉步行者这个前景光明的卫冕赛季。

    每个人都知道,就谢候不知道。

    不,他强迫自己不知道。

    “有我在,步行者依然是争冠球队!”他坚信不疑永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