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红色莫斯科

第972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荒唐,这简直太荒唐了。”几个小时后,索科夫在自己的指挥部里,接待了库尔茨巴赫派来的密使。听完翻译转述完这位德军中校的话之后,他不禁连声地问:“中校先生,你的军长库尔茨巴赫究竟想做什么?”

    德军中校一脸茫然地回答说:“索科夫上校,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中校先生,”索科夫冷笑一声说道:“根据我军所掌握的情报,早在去年11月23日夜间,库尔茨巴赫将军就给下属的第3摩步师和第94步兵师下达撤退命令,擅自地放弃了叶尔佐夫卡南面的地域,试图逼迫保卢斯违背希特勒的命令,指挥第六集团军的主力向包围圈的西南方便突围。结果呢,由于保卢斯放弃了突围的打算,结果导致一个满编步兵师折损大半。”

    “索科夫上校,您说得没错。”德军中校异常尴尬地说:“当时军长的确下达过这样的命令,就是想迫使司令官改变主意,让主力从西南方向突围,赶去与霍特将军的坦克集团军会师。但接到命令的部队撤出防区后,司令官却并没有改变主意,结果导致坚守在原地的一支部队,因侧翼暴露在贵军的面前,而遭到了巨大的损失。”

    索科夫所说的这些内容,屋里的其他几名指挥员还是第一次听说。西多林甚至在奇怪地想:我是师参谋长,不管从什么途径反馈回来的情报,我都要亲自过目,但为什么从来没看到过师长所说的这份情报呢?

    “中校先生,”索科夫并没有意识到西多林对自己产生了疑心,还在继续对德军中校说:“库尔茨巴赫将军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我担心他恐怕最后又会弄巧成拙。你回去转告他,假如真的想投降,完全不用管保卢斯,让他直接带着第51步兵军向我们投降就可以了。”

    说完,不等对方说话,索科夫就冲着站在门口的萨莫伊洛夫说道:“中尉同志,你带几个人,护送这位中校回他们的阵地去。”

    送走了德军军官后,西多林好奇地问:“师长同志,我很好奇,您是如何得知库尔茨巴赫命令部队撤出防区一事啊?要知道,您所说的那两个师的防区,可不在我们的侦察范围内。”

    “参谋长,”索科夫听到西多林的问题,立即意识到自己刚刚说漏嘴了,好在此事并不是不能挽回,他沉默片刻后,用轻松的语气说:“我前段待在莫斯科时,通过前线传回的战报了解此事的。本来只是随口问问,没想到还是真的。”

    索科夫的这种说法合情合理又无可挑剔,西多林便真的相信了。他接着问:“师长同志,你觉得库尔茨巴赫是真的想投降吗?”

    德军别的军长,索科夫不熟悉,但对于这个库尔茨巴赫却是再熟悉不过了。如果是弗拉索夫是苏军的叛将,那么库尔茨巴赫就应该算德军里“弗拉索夫”。他在被俘后,曾经多次向罗科索夫斯基提出,应该组建一支由德军战俘组成的部队,协助苏军作战。但他的提议,却被毫不留情地否决了。

    正因为如此,索科夫听到西多林的这个问题后,毫不迟疑地回答说:“没错,参谋长同志,我觉得他应该是德军中稍有几个能客观分析当前形势的将军,因此想向我军投降,也是完全可靠的。”

    “这件事关系重大,”伊万诺夫提醒索科夫:“我觉得应该立即向上报告。”

    “没错,我要立即把此事向上级汇报。”索科夫的心里很明白,德军私下派代表和自己谈判的事情,要不了多久,消息就会通过其它渠道传到上面去,假如自己迟迟不汇报,恐怕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他连忙吩咐通讯连长:“马克西姆,立即给我接通方面军司令部,我有重要的情报,要立即向司令员汇报。”

    电话接通后,接电话的人依旧是马利宁:“索科夫上校,你有什么事情吗?”

    “参谋长同志,”索科夫听出马利宁的声音后,立即恭恭敬敬地问:“请问司令员同志在吗?我有重要的事情,要立即向他汇报。”

    “我不是告诉过你,说司令员同志去莫斯科了吗?”马利宁有些不耐烦地问:“有什么事情,向我汇报也是一样的。”

    “是这样的,参谋长同志。”既然罗科索夫斯基还没有回来,那么如此重要的事情,就只能向马利宁汇报了:“不久前,德军第51步兵军军长库尔茨巴赫将军派了一名密使,到我的指挥部来谈判。”

    “谈判?有什么可谈的?”马利宁没好气地说:“德国人能做的,就是无条件投降,我们和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

    索科夫等马利宁说完后,才接着说:“参谋长同志,据密使说,库尔茨巴赫召集了一群德军高级军官,准备在今晚对保卢斯实施兵谏,迫使他命令部队停火,放下武器向我们投降。”

    “什么,你说什么?”马利宁听完索科夫所说的内容后,不禁大吃一惊:“库尔茨巴赫准备对保卢斯实施兵谏,这怎么可能?”

    “是真的,参谋长同志。”索科夫继续说:“根据密使所言,德军集团军参谋长施密特将军也参加了密谋,他利用自己的权限,把保卢斯身边的警卫部队和第100猎兵师的部队换防。总而言之一句话,如今保卢斯身边根本没有什么可用的亲信,只要库尔茨巴赫发出一道命令,就会有无数的枪口对准保卢斯的脑袋。”

    “事情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对于索科夫的这种说法,马利宁是持怀疑态度的。“德军部队里上下等级森严,就算库尔茨巴赫想搞兵变,恐怕下面的军官和士兵也不会服从他的命令吧。”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参谋长同志。”索科夫记得历史上的库尔茨巴赫,是和保卢斯一起被俘,这就意味着他的兵谏并没有起到任何用处。“我对那位密使说,如果库尔茨巴赫将军真的想向我军投降,那么他完全可以带着直属部队向我们投降,不必非要拖上保卢斯。”

    “索科夫上校,你是怎么考虑的?”马利宁没有再问关于库尔茨巴赫的事情,而是把话题转到了进攻保卢斯司令部:“你的部队还会在预定的时间,向百货大楼发起攻击吗?”

    “是的,参谋长同志。我的部队将在明天上午,正式对盘踞在百货大楼的德军司令部,展开最后的攻击。”索科夫说道:“由于我们成功地夺回了车站,消灭了占领这里的德军第297师,到时我只需要留一个团坚守车站,把另外两个团调来参与攻坚。”

    马利宁等索科夫说完后,停顿了片刻,又接着问:“进攻中央火车站的指挥员,是叫梅尔库洛夫吧?”

    “没错,参谋长同志。”索科夫说道:“指挥进攻车站的指挥员,是近卫第67师师长梅尔库洛夫上校……”

    谁知马利宁不等索科夫说完,就打断了他的后面的话:“从现在开始,他不再是上校了。”

    “为什么呢,参谋长同志?”索科夫打了一个寒颤,心想难道梅尔库洛夫犯了什么错误,以至于上级要将他撤职?为了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试探地问:“他犯了什么错误吗?”

    “他什么错误都没有犯。”马利宁听索科夫这么问,先是一愣,随后明天自己肯定误解了自己的意思,连忙笑着解释说:“相反,为了表彰他从敌人的手里夺回了火车站,并俘虏了德军师长的战功,最高统帅部大本营决定授予他少将军衔。请你把这个好消息转告给他。”

    “明白了,参谋长同志。”得知梅尔库洛夫被晋升为少将,索科夫的心里不免有些失落,这么一来,自己指挥的作战集群里就有了两位少将师长,而自己这个集群司令员却扛着上校的牌牌。

    放下电话,他苦笑着对西多林说:“参谋长同志,刚接到了上级的通知。说为了表彰梅尔库洛夫上校在解放中央火车站的战斗中,所表现出的英雄主义,以及所取得的巨大战果,决定晋升他为少将军军衔。”

    “什么,晋升梅尔库洛夫为少将?”这个意外的消息,在坐在桌边的几个人都愣住了。过了好一阵,伊万诺夫才小心翼翼地问:“师长同志,那您获得了晋升吗?”

    “没有。”索科夫摇摇头,回答说:“这次的晋升与我们师无关。”

    “师长同志,这不公平。”坐在旁边没有说话的阿尼西莫夫,为索科夫打抱不平说:“作战集群里有两位师长是少将,而您这位作战集群的司令员却还是上校军衔,这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政委同志。”没有被晋升军衔,索科夫的心里自然感到了失落。不过有些事情很敏感,心里发发牢骚可以,但要是说出来,情况就不一样了,他连忙制止了阿尼西莫夫后面的话,打着官腔说道:“上级要晋升谁或不晋升谁,都有一个统筹的安排,我们做下级的,就不要质疑上级的安排吧。”

    “师长同志,”为了尽快地转移话题,西多林试探地问索科夫:“明天还是按照计算进攻百货大楼吗?”

    “是的。”索科夫点点头,回答说:“先用部队扫清外围的据点,再同时从几个方向对百货大楼展开最后的攻击。”

    “师长同志,我还有一个问题。”西多林有些迟疑地说道。

    “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索科夫不耐烦地说:“你是我的参谋长,有什么问题不能直接问的?”

    “是这样的,”西多林说道:“假如我们在进攻前,库尔茨巴赫再次派人和我们进行联系,说他愿意投降,那么对他的部队的控制区域该怎么办?”

    “只要对方没有放下武器,就还是我们的敌人。”索科夫不假思索地说:“该怎么打就怎么打,告诉指战员们,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回到百货大楼地下室的德军中校,把索科夫的话向库尔茨巴赫重复了一遍,然后问道:“军长阁下,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还是继续实行兵谏吗?”

    “一切都安排好了,在这种时候放弃是不可能的。”库尔茨巴赫抬手看了看表,随后对中校说:“等到了十点,你带一个警卫连跟我们去指挥部。如果司令官阁下同意投降倒也罢了,如果不投降,就立即逮捕他,然后通电各军、各师,让他们停止和俄国人的敌对状态,放下武器投降。”

    别看库尔茨巴赫是一名军长,不过他手下的这名中校,却并不觉得他有这样的威信。不过既然命令已经下达,他只能答应一声,转身离开了房间,到外面调动部队去了。

    到了约定的时间,参与预谋的军官们都来到了库尔茨巴赫的房间。施密特一脸苦涩地问道:“库尔茨巴赫将军,假如司令官阁下依旧不肯改变主意,您打算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库尔茨巴赫冷笑着说:“我会让我的警卫连逮捕他,然后我们联名给其它的部队发电报,让他们停止没有意义的抵抗,放下武器投降。”

    “时间到了,我们走吧。”施密特说完,带头走出了房间。

    库尔茨巴赫和他的同伙,以及一百多名德军士兵,沿着走廊朝前走着。沿途的士兵都是来自第100猎兵师,他们见自己的师长也在其中,不光没有阻拦这支部队,反而背靠着墙边,抬手向他们敬礼。

    闯进保卢斯房间的,除了库尔茨巴赫、施密特和几名同伙外,还有五六名士兵。保卢斯看到忽然涌进来这么多人,不禁皱起了眉头,厉声说道:“你们带这么多人进来,想做什么?难道想造反吗?”

    “对不起,司令官阁下。”库尔茨巴赫拔出手枪,对准了保卢斯,冷冷地说道:“我们并不是要造反,而是为了能将更多的人从死亡中拯救出来,特地对你实行兵谏。”

    “兵谏?!”听到库尔茨巴赫这么说,保卢斯不怒反笑:“凭你们几个人,就想对我实施兵谏。”说着,他把头歪向一旁,冲着外面告诉喊道,“来人,来人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