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书

第二百四十七章 第一尊血神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咕咚!”

    一道吞咽声响起,随之而来的是少年萧炎惊慌失措的神情。

    他手指捏的发青,看着被粗暴扫到一旁的云韵、以及化为了一团血茧的段真,心里倏地升起难言的惊惧。

    “老师…这人…是何修为?”

    饶是萧炎心性不凡,也开始重新走回天才斗者的道路,可依旧被段真方才那随意的一道眼神吓得不轻。

    扪心自问,他从未见到过这般恐怖的目光。

    仿佛一瞬间便陷入了重重幽暗深渊,再无一丝一毫挣扎之力。

    他此刻脑海都有些嗡鸣,似是那从心灵深处升起的吼啸声,震伤了他。

    “我…”

    萧炎下意识摸了摸鼻间,只感手指湿润,入眼处竟真的是鲜血。

    仅是一眼,自己竟然就肉身不支,受了些许内伤。

    “这个人,很奇怪。”

    而就在这个,被他称作老师的人,突然开口。

    模糊之中,这声音从他的心间响起,并不显露于世。

    药尘。

    这是萧炎的老师,也是让他蹉跎三年,导致被未婚妻上门退婚的人。

    其本是这方世界中州的一尊强者,亦是一个极强的炼丹师,不过期间遭受爱徒背叛袭杀,肉身陨灭,灵魂又被这方世界的超级大势力“魂殿”所得,所幸灵魂之体趁机逃出,避入了一神秘戒指之内。

    后来那戒指被萧炎母亲所得,赠予萧炎。

    而萧炎的悲剧也就从那三年的时光里开始。

    本是天资过人,头角峥嵘的萧炎,终日便被这药尘的灵魂状态吸取斗气。

    要知道药尘本是斗尊层次的存在,刚走上斗气修炼之路的萧炎,无论天资可怕到何等程度,都是练多少就被吸多少。

    短短三年,这个还未崭露头角的少年,便成了人口相传的废物。

    甚至还发生了之后被未婚妻退婚的惨状。

    不过药尘也算是这方世界难得的正派之人,吸了萧炎三年斗气后,自然是心有愧疚。

    是故,之后便将其收入门下,倾尽一切来教导弥补。

    “奇怪?哪里奇怪?”

    听到药尘的声音之后,萧炎惊慌的情绪总算有些平复,他急忙发问,眼睛却时不时瞥一眼倒在地上、再次昏迷过去的云韵。

    “观其周身,似无任何斗气波动,但那体魄之狂暴,精神念头之汹涌,几乎不下于普通的斗皇…也许堪比斗宗也说不定…”

    药尘的声音有些沧桑,但并不显老态,他在萧炎的心神深处开口,没有任何人能察觉:

    “甚至,我能察觉到他正处于一番极为特殊的变化之中,似乎…是在晋升。”

    “晋升?”

    萧炎闻言一愣,把周身化为一团扭曲复杂的血茧,这是在晋升?

    据他所理解的晋升之法中,除了那些魔兽,从未听闻人类会有这种变化。

    “你得小心点,这人若是起了杀心,我这把老骨头可保不住你。实在不行,逃吧。”

    药尘的声音中也带着一丝谨慎和劝解,光看段真此番的气息,若他处于全盛状态自然不怵。

    不过现今他仅是个脆弱的灵魂之体,可没有任何把握能作出应对。

    “逃?”

    萧炎此刻视线正好又看向了昏迷过去的云韵,看着这面容浮起殷红,胸前横跨着一道触目惊心伤口的女人,少年的心,忽地倔强了起来。

    “我逃了,她怎么办?”

    似乎是下定了决心,萧炎忽然鼓足了勇气,探身一动,将晕倒在地上的云韵抱了起来。

    旋即,他看了一眼段真化为的血茧,心里一横,便将地面的岩石清理干净。

    没多时,他又铺上了一块兽皮毛毯,这才将云韵放置其上。

    “臭小子,你要女人不要命了?”

    药尘看着萧炎这一番举动,不由连连摇头。

    他在萧炎心神深处劝导,却无济于事。

    “老师,此刻山外正值魔兽暴乱,还有那六星斗皇级别的紫晶翼狮王在巡视,我没有惹它,也许能凭借掩饰逃走。”

    萧炎在这一刻似乎彻底明悟,不知是不是在内心的天人交战中升华了,连话语都变得坚定起来:

    “不过我若走了,这个姑娘怕是没等被那些畜生发现,就已经重伤不治而亡了。”

    “您一直教导我无论修行还是做人,皆要带着一颗善心,怎么此时又让我见死不救,只顾自己逃命呢?”

    萧炎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撕开云韵破碎的衣物。

    他的动作极为轻柔,手里捏着一个小药瓶,似要帮助其上药。

    “…你这臭小子,倒是有几分硬气。”

    药尘听着萧炎这一番话语,也是一愣。

    这番话语,这番心性,当年自己那个不肖逆徒韩枫,可远比不上如今这个少年。

    “也罢!”

    最终,药尘长长一叹,鼓动出一丝不多的灵魂之力,从萧炎手中的戒指内跨越而出,化为了一团模糊轮廓。

    这丝魂力极为黯淡,如同风中摇曳的烛火,下一刻就要熄灭了。

    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鼓足了气力,覆盖在了萧炎的肉身之上。

    “嗖嗖嗖!”

    清风席卷,萧炎只感身外忽地多了一层守护之光,温暖安宁之意顿时升起。

    “老师…”

    “臭小子,要救快救!我这一丝魂力,还能帮你挡下堪比斗皇一击,若眼前这人有歹意,至少你还能借力跑掉!”

    “…好!”

    萧炎心里一暖,只感之前被段真那随意一眼带来的恐惧彻底散开。

    他放开了手脚,开始对身下的云韵救治起来。

    ......

    就在萧炎和药尘都没有看到的地方,大地之下,乃至其外足足几十上百丈之处,有一团团浓稠如血的红光,正在肆意疯狂的流淌着。

    石台之上,先前从段真身上撕裂而出、刺入地面的筋骨血管,正顺着大地深处,如同一张蛛网一般,蔓延而去。

    “轰轰轰!”

    他的筋骨坚韧宛如陨铁,从石台下方大地刺入,又横跨几十丈,破土而出。

    其似有灵性,疯狂中又带着一种莫名的魔念,扎入周遭一切可汲取生命力之处。

    一头头正在被紫晶翼狮王驱使的低阶魔兽,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这些如同藤蔓一般的筋骨血管,狠狠刺入!

    它们霎时间止住了身形,似乎在对抗着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响。

    渐渐地,整个洞穴周遭百丈之处,似乎成了一片死寂无声之地,连风声都显得格外凄凉。

    “砰!”

    “砰!”

    “砰!”

    没多时,那些成百上千头魔兽,倏地周身炸成血雾,旋即又立马聚合,化为一团模糊的人形血影!

    这些人形血影成形之后,皆是一动不动,如同死寂。

    “吼!!!”

    就在这时,那一头指挥周遭低阶魔兽的紫晶翼狮王似乎发现了异常,开始朝着一块洞穴,疾驰而来。

    而与此同时间,那些呆立原地的血影,突然动了。

    它们以一种快到撕裂音障的速度,从周遭百丈方圆之内升空,形成了一张猩红浓稠的血网,擒住了那头正在飞翔的紫晶翼狮王!

    下一刻,那头灵智不弱、斗皇层次的魔兽,便开始疯狂嘶鸣起来!

    阳光都无法荡尽这血腥残忍的一幕,任由那魔兽如何呜咽反抗,成百上千的血影依旧牢牢将其刺入!

    渐渐地,它的反抗越来越小,嘶鸣声也越来越弱…

    轰咚!

    最终,那几十丈的兽躯,终于承受不了一重重血影的撕咬。

    轰的一声,四分五裂。

    而那些正要洒落大地的血水,却丝毫未落,全然被一团团人形血影彻底吞噬。

    它们相互撕咬争夺着这头斗皇魔兽的血肉,又在这个过程中交融汇合。

    其化为了一团足足十丈大的红雾,在天空之中不断翻涌凝聚着。

    渐渐地,十丈红雾再次缩小,变成五丈、三丈、一丈。

    最终,化为了一个正常人类大小。

    “第一尊血神子。”

    与此同时,处于山谷洞穴的内部的段真,突然轻声开口。

    他身处于盘根错杂的血茧之内,眼神依旧紧闭。

    而周身的那一重重魔意,却愈发强烈起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