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抗日之特战兵王

正文 第496章 学生军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一整天,徐锐的心情就没怎么好过。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不过到了傍晚,徐锐的心情却终于变好,因为傍晚时分,从武汉出走的青年学生决死总队第九纵队第三团,终于翻过了大别山,赶到了肥城。

    徐锐闻讯之后,赶紧带着王沪生以及狼牙中队前来迎接。

    对于青年学生决死总队九纵三团的到来,徐锐简直是欣喜若狂,因为对于大梅山独立团来说,这两千多学员兵实在是太重要了,尽管就目前来说,这两千多学员兵的战斗力甚至还不如两百多个老兵,但是就将来的发展而言,那些行伍出身的老兵基本已经定型了,他们充其量也就当到营长,再往上就十分吃力。

    这点在何光明、许德坤、万重山还有铁钢这几个营长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

    尽管何光明几个在拼命的恶补语文,但是到目前为止,这几人还是看不懂地图,你就讲半天,他们也始终无法将地图上的那一个个环形圈跟山头联系起来,他们看来看去,那就是一个个的不规则的圈圈,怎么都看不成山头。

    像李云龙那样天生就会看地图的泥腿子毕竟还是极少数。

    看不懂地图也就罢了,关键几个营长还不识字,让他们在地图上找到某个村那就更加费劲,真能把人活活急死。

    眼下独立团规模小,活动区域也小,问题还不大。

    等将来独立团扩编成了独立旅甚至独立师,活动区域也变得更大,作战方式也势必会从现在的游击战发展成为大规模的运动战,那时一个部队长如果不认字,不会看地图,那后果将是灾难性的,这仗根本就没办法打了。

    话说回来,也不是说这些行伍出身的老兵就彻底的没上升空间了,他们就只能当到营长到头了,不是,这些行伍出身的老兵经验丰富,而且大多都性格坚韧,而且会带兵,徐锐使起来也很顺手,那么该怎么克服他们的缺点呢?

    一个办法,给这些大字不识几个的大老粗配参谋!

    有了参谋,问题就简单了,那些需要文化知识的事情都交给参谋,而那些行伍出身的大老粗只管打仗,只管在关键时刻拿主意做决定,这样就可以取长补短,让老兵跟学员兵同时发挥自己所长,形成一种合力。

    所以在不远的将来,当独立团扩编成独立旅甚至独立师时,将会需要大量参谋,可是这些参谋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在现在这年代,知识分子可是稀缺品,无论**还是国民党都不会嫌多,等上级给你派参谋?能等到猴年马月。

    正因为这,徐锐才会派梁一笑和吴前回武汉游说他拉的同学老师。

    只是徐锐没有想到,吴前和梁一笑最后竟然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虽然最后组建成军的青年学生决死总队绝大部分都落入了国民党手里,但是能够从蒋委员长嘴里夺过来一个团,徐锐已经非常知足了,有了这个九纵第三团,他的独立团不要说扩编成独立师了,就是扩编成集团军,也不愁没参谋了。

    当然,学员兵的好处绝不仅仅是培养参谋,还能够训练技术兵种。

    眼下独立团只有一个机炮连勉强能够算技术兵种,但这是暂时的,在不远的将来,独立团肯定会出现正儿八经的炮兵部队、工兵部队,装甲兵及航空兵部队,要想组建这样的技术兵种,就必须得有大量的知识青年。

    所以,对于青年学生决死总队九纵第三团的到来,徐锐是打心眼里高兴。

    郑家康也终于看到了徐锐真人,看到眼面前这个高大挺拔的军官,郑家康一时间也难免有些感慨,这要是换成是十天之前,他绝不会相信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参军,可现在,他却已经站在了前线战场上,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国民军了!

    不过,郑家康并没有想到,他终究还是当不成兵,很快又要干回老本行。

    王沪生拉着个扛着少校军衔的军官来到徐锐面前,向徐锐介绍说:“老徐,来来,我给你介绍下,这一位是秋风同志,原本是第58师特务连连长,因为负伤,从前线被送回汉口医院疗养,伤愈之后正准备归队呢,结果正好碰上青年学生决死总队组建成军,老蒋就从医院和荣誉1师抽调了大量老兵前往决死总队当教官,秋风同志就是九团的教官。”

    因为青年学生决死总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军队,军政部并没有抽调骨干老兵前来决死总队担任各级军官,而只是抽调了一部分老兵前往各个纵队各个团担任带队教官,军政部是打算将这些学生兵训练成为军官,然后派往各个部队。

    结果也是巧,派往九纵第三团的带队教官秋风,恰恰是一个地下党,然后,这支部队很快就落入了**的掌握之中,有郑家康这个积极分子带头,又有秋风这个带队教官的默许甚至于推波助澜,九纵三团才得以脱离国民军序列。

    王沪生也是刚刚才从新四军军部知道这些情况。

    “秋风同志,辛苦了。”徐锐先敬礼,再伸手说,“这回你可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秋风跟着回了记军礼,然后伸手与徐锐相握,笑着说道:“团长这么说就见外了,今后咱们就是一个锅里搅马勺的弟兄了,这分什么你我?”

    “秋风同志,我代表独立团党委欢迎你。”王沪生跟着跟秋风握过手,然后又回过头对徐锐说道,“老徐,上级党组织刚下了指示,今后秋风同志将会留在我们独立团担任政治部主任一职,协助我搞好团里的政治工作。”

    “那敢情好。”徐锐自然是双手欢迎。

    ********是**的一贯宗旨,这是破除军阀毒瘤的不二法宝,也是**对中华民族的主要贡献之一。

    国民党军队,人身依附现象非常严重,部队只效忠长官而不效忠国家,更不会效忠所谓的国民党,所以,一旦发生了哗变,多大的官就能够带走多大建制的部队,一个团长能够带走一个团,一个师长能带走一个师!一个集团军司令就能带走一个集团军!

    举一个列子,1939年,国民党忠义救**副总指挥何行键因为和总指挥杨伟不和,竟率部50000人在苏州投敌,这在**的队伍里简直就不可想象。

    在**的队伍里边,既便是像张国焘这样的**一大元老,也没有办法彻底的把队伍拉走,另立山头,既便是****这样功勋卓着的开国元帅,一旦叛国叛党,转眼之间也成孤家寡人,最后只能只身出逃。

    **的队伍就是党的,不属于任何个人,也没有任何个人能够拉走。

    而这依靠的又是什么?靠的就是********,部队的各级党委在大是大非面前,只听上级党组织的,而不是某一个人。

    所以,对于独立团来说,政治部的组建十分重要,也十分必要。

    王沪生又说:“秋风同志,部队宿营地还有晚饭我们都已经准备好了,你这就赶紧带着部队前去吃饭吧,这些学生走了这么长时间的山路,一个个肯定都累坏了,先让他们好好的吃顿饱饭,然后再好好的睡上一觉。”

    “是,我这就去集合部队。”秋风啪的立正敬礼。

    王沪生笑说:“秋风同志,在我们独立团不用这么正式。”

    “那怎么行。”秋风笑说,“你们可都是我领导,必须正式。”

    王沪生摇头,徐锐却问道:“秋风同志,刚才老王说你原本是58师特务连的?”

    秋风便收住已经迈出去的脚步,讶然问:“是啊,我是58师的,已经好多年了,团长在我们58师有熟人?”

    徐锐脸上便立刻浮起希冀之色,急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一个叫小石头的小兵?今年才十四岁,是不久前从汉口跟着你们58师的人走的。”

    “小石头?十四岁?”秋风摇头说,“没听说过。”

    徐锐脸上的希冀之色立刻黯淡下去,再没说什么。

    王沪生便把石头托付六斤,六斤再托付徐锐的事情说给秋风听。

    秋风听完顿时间肃然起敬,敬礼说:“团长放心,我回头就托人给我们师长送信,让师长帮忙在师里找,一定能找着小石头的。”

    徐锐点点头,转身落寞的走了,刚才说起小石头,徐锐就难免又想到了六斤的死,心里面便立刻变得沉甸甸的,尽管六斤是出于自愿,徐锐也是别无选择,但是六斤却是替他徐锐而死,却是不争的事实,这份愧疚,怕是要一辈子与徐锐纠缠不休。

    目送徐锐背影远去,王沪生说:“六斤的死,已经成为老徐心中解不开的死结了。”

    秋风点点头,说道:“我能理解团长的心情,当初做出这个决定时他一定很艰难,背负一生的道德枷锁,承受一生的良心谴责,可是比慷慨赴死艰难多了,然而有的时候我们别无选择,这个结果,只能团长一个人去背。”(未完待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