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红豆历劫记

第一百一十六章:身份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那人笼在一团黑色雾气里,无论是容貌还是身形完全看不出来,只看此人的第一样,阿绿下意识将他同杨府出现的黑衣人画上等号。

    然而等他一开口,阿绿又有些不确定起来,杨府中人声音洪亮且中气十足明显是个年轻男子,而眼前这个人声音沙哑无力透着几分暮气,显然年岁已高。

    “你近日没有去喂血?”

    满是指责的声音从黑雾中弥漫出来,显然来人心情并不愉悦。

    经雾中人这么一说,阿绿才反应过来,已经近一个月没有看见胡俪去井口洒血,显然不单单是忘记。

    胡俪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尽情展露自己曼妙的身姿,她以手支头,并不太在意雾中人的责问,漫不经心道:“最近老爷总是带奴家出去游玩,奴家浑身疲惫,一时忘记了……”

    这明显是借口,阿绿能看出来的道理,雾中人自然也能看出来,但他并未表现出生气,反而是用商量一般的语气同胡俪讲起话来。

    “我还不曾想到人间的黄白之物对你有如此大的吸引你,你若是想要金银物件,事成后我能给你更多。”

    胡俪却不为所动,将手中的耳坠放回原本位置:“奴家不过是大人手上的一颗小卒子,有什么大人直接吩咐便是,奴家自会按照要求做的,只是近来实在疲惫,还请大人宽限些……”

    雾中人冷笑一声:“宽限什么?宽限时日等你聚集精气,去孕育同那个凡人的孩子?本座还当你是个聪明人,竟不想也会做出这等蠢事!”

    此言一出,房间内的所有人都一脸震惊,阿绿现在彻底相信雾中人不是那日的黑袍人,但他所说之事更令人惊讶。

    胡俪脸色随之阴沉,不再说话,阿绿同阿笙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见惊愕。

    “师伯,这要是狐妖怀着孩子死了,那会生出什么样的鬼怪啊?”

    妖死不入轮回者,则为鬼怪,较之为妖时多出怨力,且与寻常凡人所化之鬼怪不同,并不过分惧怕阳光,却也易被至阳之物所伤。

    “狐妖本就属阴性,身死为鬼若有怨气,便会强化数倍,但无法忍受烈日久晒,且愈发惧怕佛门之物。”

    说着,阿绿停了停,看向沉默下来的胡俪,忽然松出一口气:“幸好现在胡俪还没怀上,只是在调整体内精气,准备受孕而已,估计是生不出来的。”

    阿笙猜测道:“是因为被发现了?”

    “对!这个雾中人显然不希望她怀孕生子,搞不好胡俪就会脱离他的掌控。”

    两人交谈只见,雾中人上前一步,冷声道:“以后你想怎么办都随你,可是现在你是断断不能如此的,现在正值那两个争斗的关键时刻,本座需要你的血去刺激它们!”

    说完雾中人手上腾起一团黑气,被他狠狠拍进胡俪的身体里,胡俪闷哼一声,痛苦的趴在梳妆桌上,强忍着痛楚,咬牙道:“事后?谁知你所谓的事后我还能不能活着?”

    “你是从哪里听来这些挑拨离间的话?还是你自己生出的这般想法?”雾中人语气愈发冷下去,黑雾之下似乎有两道骇人的目光直射在胡俪身上。

    胡俪凄然一笑:“以自身血肉饲养怨灵,无异于引火烧身,稍有不慎便遭反噬,这些大人可没有告诉我!”

    “果然有人同你说了这些不该说的话!是谁?可是那女鬼背后的人?”

    雾中人右手紧紧握住,胡俪惨叫一声,痛苦的抽搐起来:“我也不知晓他是谁,如今看来说言不假,无法安心利用的棋子,大人可要舍弃?”

    胡俪冷笑一声,强忍着疼痛不去看他。

    “你的确是留不得了,但无需本座亲自动手,只是你这浑身的灵力还是废了吧!”

    说着,雾中人伸出双手,黑气顺着他的手指向胡俪蔓延而去,将她浑身包裹,胡俪痛的竟连声音也发不出来,更别说求饶的话语。

    “既然你要去信旁人,便再没存在的必要,甚至还听从那人的安排给洪家夫妇投毒,当真以为本座察觉不出来?”

    原来给洪家夫妇投毒并不是雾中人的安排,看来是另外的人指使胡俪做的,那么他的用意是什么,虽然是慢性毒药,可一旦出了差错,红豆也就出生不了了。

    正想着的阿绿瞥见胡俪几乎要疼晕过去,一下子明白雾中人在做什么,面露几分不忍:“他废掉了胡俪的灵力,同时断掉修为,以后的胡俪同凡人并无却别,难怪后面会被沉井而死。”

    阿笙关注的则是:“那这样她死后还能变成鬼怪?”

    阿绿不太确定:“说不准,虽然废掉修为灵力,但本质上还是妖精,看运气,只是他们口中的另外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时候与胡俪见面的?”

    大户人家的妾室一般很难有出门的机会,不过前不久洪家老少曾一同出门烧香,胡俪也软磨硬泡的跟了出去,想来就是那个时候同另外一人接触的。

    阿绿心中懊恼,埋怨这怨域内的记忆为何仅仅记录与洪府相关的,害她错过好多信息。

    胡俪灵力尽废,气若游丝的趴在桌面上,雾中人已转过了身:“本座想让他好好出生,你偏要帮着那人,你不信本座,便看看那人是否值得你信罢!”

    语尽,雾中人拂袖离去。

    看来胡俪准备受孕的时候就已经打算谋夺洪府的财产,只是让阿绿觉得疑惑的是,现在还在尚未怀上她就开始给洪家夫妇下药,就不怕影响到自己?

    果然,像1-洪家这样的富贵人家,一旦身子有了些许不舒服便会寻诊问医,一二来去就发现素日的香薰中被掺杂少量朱砂,长久使用下去便会中毒导致死亡。

    洪老夫人下令彻查府中,自然而然就查到胡俪这里,虽然其中有着人为引导,但这毒的的确确是胡俪所下,没有证据能证明此事与她无关。只是她实在嘴硬,死活不承认,洪老爷又被其迷惑,一直护着她,僵持之下,也不知何人提起她的出身问题,似乎那户人家中并没有叫做胡俪的女儿,洪老夫人着人一番探查下来,查明那户人家的确不曾有过女儿,如此胡俪便成了来历不明的人,越发引人怀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