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我的师门有点强

101. 这就是剑修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张平勇神色淡然。

    他虽不是天人境强者,但是麾下有几位天人境强者,对于那种气息自然并不陌生。他能够感受得到,对方有两人的修为境界极强,几乎可以说是半步天人,比起自己这种还在先天境打转的人来说,自然是不可匹敌之人。

    可是。

    我堂堂一位王爷,为什么需要亲自动手?

    “晚辈?前辈?”张平勇冷哼一声,“安老,您怎么看?”

    “装神弄鬼。”那名老者一脸冷漠的说道。

    “我猜也是,哈哈哈。”张平勇笑了起来,“那……温先生,可以麻烦你一下吗?”

    站在张平勇右侧的那名武者,轻笑一声,神色显得格外的轻松:“放心吧,王爷。我这就将他们的项上人头都给您摘下来。”

    “其他人你随意。”张平勇笑道,“不过那个年轻人,打断四肢就好了。……我有一个想法。”

    “哈哈哈。”被称为温先生的中年男子笑道,“谨遵王爷命令。”

    张平勇和温先生的对话,并未有任何遮掩,似乎就是刻意要说给苏安然等人听的一样。

    这是一种很平常的施加心理压力的技巧。

    虽然这些人不懂得什么叫“心理学”,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气势”的感知与判断苏安然发现,碎玉小世界的武者,非常注重于“气势”上的利用,这一点很有玄界第一纪元时期的习惯。

    他开始相信,这个世界是真的有第一纪元时期的大能曾经来过。

    “你只管出剑,只管体会与感悟属于你的机缘,剩下的就交给我。”苏安然拍了拍谢云的肩,然后轻声说道。

    谢云的脸上,显得格外的激动。

    他距离天人境只差半步而已,如果能够沉浸于自己这一剑的体悟中,对他的好处可想而知。一直以来,谢云最担心的,就是自己这一剑出手后,会因为脱力等原因而导致接下来的事情不可控,所以哪怕他知道自己这一剑足以威胁到任何天人境强者,可他也终究不敢随意出剑。

    莫小鱼的脸上,有几分艳羡之色。

    当然,也有点嫉妒。

    明明是我先和苏前辈认识的,也明明是我先接受了苏前辈的指点,可为什么现在反而是我落后了呢?

    “你的路和谢云不同,但剑修一道,终究殊途同归。”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莫小鱼的神色,苏安然淡淡的说了一句,“所以……好好看,好好学。”

    莫小鱼先是一愣,旋即开口说道:“受教了,谢前辈指点。”

    苏安然点了点头,然后一脸高深莫测的转过头望向张平勇的方向。

    玄界的剑修,与碎玉小世界的剑道是截然不同的体系:这个世界的剑道更偏向于武者的那一套,也就是第一纪元中后期的功法体系,那会剑道还没有从武道里独立出来,所以修炼方式基本也是以“我”为主,是通过对自身肉.体的不断强化,如同打铁淬炼那般,直到最终成型。

    这种修炼方式,在如今的玄界早已被摒弃,因为对天地灵气的掠夺实在太大了。

    苏安然甚至怀疑,碎玉小世界里的武者是否因为受到玄界第一纪元时期的功法影响,所以这个世界已经不止一次灵气枯竭了,如今是碎玉小世界的沉淀后才终于开始重新焕发生机的。只不过,这个世界毕竟不是自己的主世界,所以这些问题,苏安然也就只是想一想而已,并没有打算深究,他没那个时间也没那个精力。

    此时那个被称为温先生的中年男子,已经开始迈步前行。

    随着他的踏步,整个人的气势也开始不断的攀升。

    仅仅只是两步后,温先生带给人的气息就如同一头洪荒猛兽一般,那种来自于他自身的威慑力,竟是让莫小鱼、谢云、钱福生三人的呼吸都为之一滞,脸色不由得变得苍白起来。

    这一刻,天人境强者的那种峥嵘凶厉的恐怖气息,才毫无遮掩的彻底爆发出来。

    面对着这样的温先生,谢云等人仿佛看到了有一头猛兽,正在对方的身后仰天咆哮着。

    “咿呀?这人的天资不错呀。”苏安然的神海里,邪念本源突然开口。

    “你看出了什么?”

    “他天生自带凶魂,这种命格至凶至厉,非常适合以杀入道。”邪念本源笑着说道,不过情绪波动却是显得很淡然,“如果是在玄界,他应该是最适合当剑修的人,其资质仅在天生剑魂的人之下。而且因为他自带凶魂,凝聚法相要比其他本命境修士容易得多了。……可惜了,在这个世界,他的成就也就只能如此了。”

    “谢云能赢吗?”

    “当然。”邪念本源理所当然的说道,“他那道剑气积蓄了这么多年,你以为是开玩笑的?如果你没办法使用剑仙令与其对抗的话,你甚至可能会因此重伤呢。……这个世界里的武者,虽然整体实力是不如我们玄界修士,但是他们都有一些额外的,或者说特殊的保命手段,所以如果敢小觑对方的话,可是会遭殃的。”

    苏安然心中暗自点头。

    他算是知道为什么另一支由本命境修士组成的搜救队伍会在这里团灭了,显然是因为优越感让他们轻敌了。

    不过听到邪念本源的话后,苏安然内心倒是放松了不少。

    谢云能够出剑赢了对方就好。

    “王爷,情况有些不对。”

    “怎么了?”张平勇有些愕然。

    “那个人,太平静了。”那名姓安的老者,沉声说道,“温成,杀了他们!”

    “老头子,就是大惊小怪。”中年男子撇了撇嘴,神色略有不满。

    但是他也知道,安老的身份跟他们不一样。

    虽然他们都是张平勇的客卿,可是他和另一位算是被招安而来的,并非像安老那样已经为张家服务了两代人。所以在身份地位、信任程度等等诸多方面,他自然是比不上安老的,甚至很多时候都要听从对方的指示。

    只不过,安老的实力确实在他之上,所以纵然内心有所不满,他也不敢表现出什么。

    这个时候,谢云终于顶住了压力,开始迈步向前了。

    “唔?”温成眉头轻皱。

    谢云抬脚迈出第一步,身上的气息开始涌动。

    别人或许看不见,但是在苏安然的神识感知里,他却是能够清楚的“看”到,被谢云积蓄了二十年之久的剑气,开始宛如实质般的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宛如升腾而起的氤氲烟雾。

    仅仅只是一步,谢云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就变了。

    温成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他的神色一变,整个人就开始朝着谢云冲了过来。

    苏安然叹了口气。

    他现在,有些感谢碎玉小世界与玄界的不同之处了。

    这个世界缩短距离的方式,那是真的只能靠双腿跑了。

    不像玄界,区区二、三十米的距离,对于武者与剑修而言,几乎可以说是眨眼即至的距离。

    所以,谢云迈步走出了第二步。

    他的左脚迈起,左手的手腕微微一抬,被握在手中的长剑的剑柄就向抬起了几分,而他的右手,也在左脚迈出的同时就已经伸出。当长剑抬起的同时,剑柄的位置正好落入了谢云伸出的右手掌心里。

    握剑而持。

    所有的动作,看起来充满了一种自然和谐的天然韵味。

    这一刻,世间竟是少有的出现了一丝“静谧”的气息。

    就如同整个世间的运转,在这一刻都被停止了一般。

    宛如心脏的跳动。

    在苏安然的神识感知里,有这么一瞬间,他看到了谢云的身上有多重虚影震荡起来。

    下一刻,时间再度流转。

    但是从谢云身上散逸而出的那些剑气,在这个时候却仿佛找了宣泄点,开始疯狂的涌入到了谢云的剑鞘里。

    这一瞬间,谢云的身上,爆发出一股冲霄般的凌厉剑意!

    是剑意,而非剑气!

    彻底卸下了一切负担的谢云,在这一刻,他就是最为纯粹的剑客,不再是那位被架空、被孤立的中西剑阁阁主。

    他的眼里,他的心里,他的所有一切,此时唯剑。

    若说谢云此前是一块玉石原矿,那么这一刻他就是一块雕琢而成的翡翠。

    晶莹剔透!

    在这一瞬间,谢云终于达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境界。

    剑心通明!

    “温成!退下!”安老发出一声大吼。

    因为他感受到了谢云这一刻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气势。

    就连远处的安老都能够感受到,距离谢云极近的温成又怎么可能感受不到呢?

    只是,此时的他却已经是骑虎难下,根本就没办法做到像安老所说的那样立即退开。

    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他却是知道,自己已经被某种独特的气势所压制,这种压制让他根本就无法做出回避的动作,冥冥中他感受到,只要自己敢退开的话,就会立即毙命。

    谢云的气势已经积累到巅峰,他这一剑非出不可,所以苏安然绝不可能让任何人去打扰谢云出剑。如果真让温成避开了谢云的这一剑,哪怕仅仅只是做一个闪躲的回避动作,都有可能导致谢云的这口气泄了一半,那么效果必然会大打折扣。

    因此为了保证谢云在出剑之前,心中压抑了二十年的这口气不至于泄掉,他必须得让温成也进入拼命的状态。

    只有这样,谢云的这一剑才会是真正的巅峰。

    所以,苏安然的气机和威压,就直接压在了温成的身上,确保他只能拼命。因为他很清楚,任何思维正常的人,在面对这种死亡威胁的压力下,能够做出的选择只有一种,那就是和对方拼命。

    敢于一拼,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可如果退开,那绝对是必死无疑!

    一切,正如苏安然所预料的那般,温成红着眼朝着谢云冲了过来。

    他的气势甚至比之前更强,几乎已经不在安老之下。

    然后,谢云终于拔剑而出了。

    “轰隆”

    天空中,响起一声惊雷。

    本是艳阳高照的晴朗天气,而且也没有任何遮天蔽日的乌云,可就是有一声狂暴的雷音炸响。

    苏安然的嘴角终于扬起。

    明明没有明亮或者璀璨的光影效果。

    可是当谢云这一剑出鞘的瞬间,却仿佛有极为璀璨到几乎让人感到双目刺痛的强光亮起。

    这一刻,除了苏安然以外的所有人,脑海里都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一个名词。

    惊鸿。

    一道剑气,夹在这片“惊鸿”强光里,悄然直射。

    犹如地龙爬行一般,庭院的地面开始疯狂的迸裂,无数的碎石、沙土迸溅而出。

    那是被强烈的剑气撕裂的痕迹。

    温成在这道剑气的冲击下,他甚至连一秒钟都没有坚持住,整个人突然间就炸散成一片血雾。他身上的所有血肉、骨头,全部都在顷刻间化作了齑粉,没有丝毫的留存,看得所有人一阵胆战心惊。

    不过更加让人感到惊骇的,却并不是这一瞬间的大变活人。

    而是那道剑气在绞碎了温成后,居然气势不减的继续向前,将所有拦截在他面前的东西全部都彻底绞碎。

    安老急忙伸手扯了一把张平勇,两人才堪堪躲过了这道剑气的肆虐。

    然后,大堂里就传来了一声轰鸣炸响。

    剑气的冲击,似乎也因此到头。

    几人不用想也知道,此刻那个厅堂内必然是一片狼藉。

    张平勇和安老,一个神色惊恐,一个神色凝重,但是两人却都是不约而同的盯着谢云。然后看着对方的脸色在这一瞬间由红润变成苍白,才终于稍稍放下心来。

    此时此刻,他们的内心想的是,终于不用再面对那恐怖的一剑了。

    以至于,这两人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谢云的气势在这一剑后,已然有所改变。

    现在的他,已经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天人境强者了。

    “啧啧,二十年的‘精华’呀。”本该是近乎于庄严肃穆,充满史诗感的氛围,却是因为邪念本源的一句话,苏安然的脸色怎么也绷不住了。

    “我总觉得,你又在开车了。”苏安然没好气的说道。

    “区区一个剑心通明的蜕变过程而已,有什么值得你激动的。”邪念本源不屑的说道,“只要你肯静下心来,按照我说的开始修炼,别说是剑心通明了,剑心无尘都可以做到。”

    “是是是。”苏安然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剑修与剑道之间的区别,就在于淬炼剑心。

    剑道武者不修剑心。

    剑修却是修的。

    从凝练剑心开始,到剑心通明、剑心琉璃、剑心如镜,以及最后的剑心无尘,一共五个境界。

    剑道武者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都会凝练出一颗剑心,但是没有达到剑心通明的境界,就始终无法称为剑修。

    谢云此时,已是剑心通明,所以就已经可以称为剑修了。

    “还不错。”苏安然笑着拍了拍谢云的肩,“不过还是差了点火候。”

    谢云本是激动和骄傲的神色,在听到苏安然的话后,这种狂热的心绪也终于冷却了几分。

    “谨遵前辈教诲。”

    “不用那么紧张,至少你现在也可以自称是一名剑修了。”苏安然笑了笑。

    “剑修?”

    “恩,有别与剑道的一种修炼方式。”苏安然点了点头。

    苏安然虽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在干什么,为什么会有人想要复制第一纪元的那种修炼方式,以至于整个世界都处于灵气枯竭的状态,但是苏安然并不喜欢这种掠夺天地的修炼方式。所以他决定,也要插一手为这个世界带来一些改变。

    他或许无法立即让这个世界的灵气复苏。

    但是最起码,他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如今你们的修炼方式都是错误的,是对这方天地的一种掠夺,这个世界迟早会因你们而破败没落。”苏安然开口说道,“不过既然我回来了,那么等之后我会给你们传授一种新的修炼方式,让这个世界的灵气不会再被掠夺。……换句话说,我会教你们,如何正确的利用灵气。”

    莫小鱼、谢云、钱福生三人,脸上都浮现出激动的神色。

    这可是仙人的恩赐!

    “你到底是谁!”

    苏安然的声音并没有刻意的压低,所有张平勇和安老都能够听得很清楚。

    他们两人此时显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我说了,我来找我的几个晚辈。”苏安然淡淡的说道,“一共六个人,其中一位叫金锦……”

    苏安然将几人的形象再度描述了一遍。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张平勇沉声说道,不过语气显然已经有了几分服软,“我东海并未见过这些人,这其中或许存在什么误会?阁下肯定是被陈平给蒙骗了。”

    “是吗?”苏安然轻笑一声,“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事情似乎并非如此。”

    “我……”

    不等张平勇开口,苏安然向前迈了一步。

    他只是简简单单的抬手一指,有一抹灵光一闪即逝。

    安老瞳孔猛然一缩,显然他捕捉到了什么,正要伸手拦截。

    可是这道灵光却是在即将触碰到安老的右掌掌心时,直接停了下来。

    刹时间,安老就感到自己的掌心有一种撕裂般的刺痛感。

    他知道自己的右掌已经受伤了。

    但是没有给他缓解情绪压力的时间,也不等他将震惊压回内心,他就看到这道灵光迅速的绕着自己的右手转了几圈,然后就这么从他的手上绕了过去,继续向着安老右手护着的目标飞去。

    整个过程看起来似乎显得极为不可思议。

    可是实际上,真正能够看到这一幕,感受到这道灵光在变化的,却只有安老一人。

    其他人,包括张平勇在内,依旧浑然不知。

    “不”

    安老发出一声惊呼。

    可仿佛就像是在为了陪衬一般,几乎是在安老的声音响起的瞬间,他的身旁就传来了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

    张平勇依旧保持着之前说话的表情,但是整个人却已经是气息全无,倒在了安老的脚边。

    然后灵光返回,悬浮在苏安然的身侧。

    莫小鱼、谢云等人,一脸惊恐的望着苏安然,以及苏安然身侧的灵光。

    莫小鱼还好一些,毕竟当初在陈平的府邸上也是看过苏安然如何杀人的,只不过他没有看到整个过程而已。唯一看到过全程的,只有钱福生,所以此时他的表情也是最为平静淡定的。

    没见过吧?钱福生看着莫小鱼、谢云、安老的神色,内心却是有一种舒爽感。

    这大概也就是他唯一能够彰显与众不同之处的地方了。

    “这,这就是……”

    “剑修。”苏安然淡然的话语,却是让莫小鱼和小云两人的内心都感到一阵火热与兴奋。

    尤其是谢云。

    因为苏安然刚才已经亲口承认,他现在算是一名剑修了!

    “你……”

    “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骗我了。”苏安然转过头望着安老,轻声说道,“他刚才的表情明显告诉我,你们已经见过了我的那几名晚辈。所以……你也打算骗我吗?”

    “我……”

    “想清楚再回答。”拦在安老开口前,苏安然笑了笑,“你要知道,我们绝对有能力将整个张府上下屠戮一空。而且我也相信,知道这件事的也肯定不止你们两个。……我能够感受到,你对张平勇,或者说对张家的忠诚,不过死了一个张平勇而已,他的后人又没有死光,血脉还没有断绝呢,你说对吗?”

    看着面露笑容的苏安然,安老却是感到一阵不寒而栗。

    他张了张嘴,最终却也只能叹了口气:“我……知道了。”

    在说出这句话的瞬间,安老这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数岁,整个人的精气神居然有了松懈,他的修为根基竟是有些不稳。

    苏安然静静的看着这一幕,但却并没有开口提醒。

    这个安老的实力虽然不如陈平,但是两人相差无几,而且因为温成的事,苏安然现在对这个世界的武者都有着极强烈的戒备心理,所以对于对手的实力再度削弱,苏安然当然不会傻乎乎的去提醒对方,让对方去稳固境界。他是巴不得这个世界的武者都是废柴,这样他才能够开无双。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此时此刻的苏安然,却是感到浑身上下都有一种轻松自如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枷锁从自己的身上解开了一样。

    这种异样的感觉,让苏安然觉得,这一次哪怕他拿出剑仙令来,恐怕也不会被雷劈了。

    所以他只能猜想大概是因为谢云已经开了天门,天机被彻底紊乱,因此他才能够这样。

    唯有神海深处,一道清冷的叹息声幽幽响起。

    “真不知道该说你幸运,还是傻人有傻福,那可是天道法则的青睐呀。……唉。……不过,我什么时候才能有个身体呢。这家伙该不会真的那么重口味吧?”

    “喂,你突然又在娇羞些什么啊?”

    “咦?有吗有吗?”

    听着邪念本源试图蒙混过关的声音,苏安然就知道自己别想从她嘴里问出什么,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