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雨霁山河

第二百零七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想着他们二人已经在将军府待了许久了,云舒便向兄长提了回青峦的事。

    “在府里还待不惯吗?”莞尔不舍地拉着她的手说。

    云舒笑吟吟道:“哪有。这儿也是我家啊,只是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在青峦山生活了。那里,毕竟是我长大的地方。”

    夏云启干咳了一声,皱了皱眉头,淡淡地说道:“她想走,你就让她走嘛。反正云舒已经不小了,早晚也是留不住的。”

    “哥……”云舒听出来了他话里的意思,心中有些羞恼。

    “那,云舒,你们打算何时出发?”莞尔问道。

    “我想……今日就动身。”

    闻言,夏云启和莞尔都有些意外,莞尔向她再次确认道:“为何那么突然,你们的行李都拾掇妥当了么?”

    夏云启有些生气,这么着急离开自己家是怎么个意思,难道他打她骂她了不成?

    “兄长,嫂嫂,我知道突然离开有些对不住你们,但是前几天宫中不是传话来说,无言阁主殿已经修缮好了么,我就很想早点回去瞧瞧。你们也不必担心我们的住宿。”云舒解释道。

    “哼。”夏云启斜睨了她一眼,沉声道,“我的傻妹妹啊,句句都不提那个男人,只说因为自己想回去才作此决定,可真是护短。”

    “哥!”云舒不满地瞪他,又弱弱地收敛住,一副“我很生气但我就是干不了你”的委屈模样。

    莞尔蹙眉瞧着两兄妹又开始斗嘴了,连忙从中缓和道:“对了云舒,怎么今日都没瞧见你师父啊?”

    “我师父他在——”云舒正要回答,就突然被夏云启打断。

    “要走赶紧走。”

    听自家哥哥那么说,云舒又气又难过地红了眼眶:“好,云舒这就走。”

    夏云启偏过头去不看她。就只有莞尔一人在那操心,这兄妹俩还真是谁都不让着谁。

    云舒向兄嫂们行了礼,转身便离开了。她一走,夏云启便又后悔了。他抬头望向妹妹单薄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

    待云舒回到房间里时,叶言初已经收拾好一切了。

    “怎么了?”叶言初上前拉住她的手走到桌边坐下。

    “哥哥同意我们回青峦山了。”云舒平静地说道。

    叶言初看向她眼底,淡淡道:“和你哥哥吵架了吧。”

    云舒沉默着点了点脑袋。

    “没什么的。你哥哥肯定舍不得你,因此他才不愿让你离开。”

    “可哥哥说话也太伤人了。”

    “但是念儿提出的离开对他来说,也是伤人的话。凡事都要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一想。”

    云舒听话地点了点头。她觉得自己在师父面前像是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年少时总是惹祸,师父生气了就向他耍无赖求原谅,如今她又活一世,还是总得师父提点劝慰。

    “师父,我们走吧。“云舒朝他宽慰一笑,神色有些倦怠。这段时间他们经历了太多事,她实在是有些疲于应对了,现在的她只想着早点回到无言阁。

    那里是能让她安心的地方。

    “师父,你为何……”云舒欲言又止。

    叶言初看向她,静候下文。

    “那日在南山岭,你为何要封剑?”云舒其实早就想请问了。

    “南山……”叶言初回想着,淡淡道,“若是不封剑,一旦我真的走火入魔,那离我最近的你就会先受伤。”

    闻言,云舒垂眸,她想到了那天做的噩梦,梦里的师父冷血无情,毅然决然地将绝情剑刺进了她的胸口,如果这种梦真的暗示着以后会发生的事……那么会是因为什么,师父才对她如此狠心呢?

    她想不出来,也不敢去想。

    叶言初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问道:“怎么了?”

    云舒笑道:“没什么,我们快出发吧。兴许一会儿我那哥哥又反悔了呢,把我拘在府里可怎么办。”

    “好。”

    经过城中时,他们途经合欢楼,瞧着那人声鼎沸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不免有些触景生情。

    云舒第一次和师父下山时,便来过这里,那时好多朋友都还在,转眼间,却是物是人非了。他们这辈子都无法再相聚了,因为彼此已是阴阳两隔。

    合欢楼是天御都城里数一数二的艺坊,主要是香色营生,也连带酒肆、戏楼,廊前站着好几个容貌不俗身姿出挑妙龄女子,纤纤玉手舞着香帕,娇笑着招揽路过的行人。

    合欢楼主楼建有足足十层,抬头向上望去,大都是笙歌艳/舞,豪饮谈笑的声色场面。

    叶言初见云舒目不转睛地向上看去,便问道:“念儿想进去瞧瞧?”

    “不,不了。这种风月之地师父不是一向都不准我去么。”云舒摇摇头,转身就要走。

    突然楼里的吵闹声大了起来,还有好些人一边慌乱地穿着衣服,一边仓皇出逃。

    云舒顿住了,她驻足在原地,不知道这合欢楼里发生了什么,竟会引起骚动。

    不多时,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被扔了出来,云舒凑近瞧了瞧,意外道:“噫,竟是个男人。”

    能把一个壮年男人扔出来,还飞那么远,想必这肇事之人也是个灵者。

    只见那地上的男人面色赤红,一边“哎呦哎呦”地叫唤着,一边痛苦万分地左右打滚。

    方才人们都避让纷纷,如今这人被打了出来,到不害怕得上前凑热闹,围成了一圈,对着地上的人指指点点。

    “师父,我们要多管闲事么?”云舒小声问道。

    叶言初挑了挑眉,淡淡道:“既知‘多管闲事’,那还不走。”

    “哦。”云舒撇撇嘴,刚准备离开,又犹豫了,“可是……师父,这路,好像不太好走。”

    “滚开!都给我滚开!”

    一群人面露怒色,气势汹汹地朝这边赶来,毫不留情地将挡道的百姓们推开。

    叶言初不动声色地将云舒拉到身后,天生矜冷的脸上毫无表情变化。

    “你们几个,给我进去把这破楼砸了!剩下几个把少东家抬回去,赶快喊大夫来瞧瞧!”为首的一个男人愤怒地朝那一站,气得吹胡子瞪眼的。

    云舒悄悄地从叶言初身后向外探出脑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这出好戏。

    云舒心里暗自发笑,那人也是一根筋,也不想想这合欢楼如何能够在这都城之中绵延数百年,这当营生何止是寻欢作乐那么简单。敢砸合欢楼,也真是鸡蛋撞石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