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道门大门道

第330章 回归仙洲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巨鲸王没有对六大强者中的任何一人出手。

    鲸王的攻击目标是,地面上的华澜庭三人!

    一道粗大厚重以极的水柱从其嘴里喷发出来,笔直垂落,如空中巨棍直捣地面,速度极快。

    修为差距太大,华澜庭、林弦惊和邵枫被气息锁定,一动不能动,眼睁睁看着水柱砸了下来。

    陈履安被河上大师绊住,距离又远,情急之下,刻舟求剑脱手飞出,追打水柱,却眼见截不住水柱的下落。

    正在低空鏖战的云轶奇见势不对,心忧爱徒,化作一道流光急坠,赶在水柱落地之前挡在了下方,“尺短寸长”时空干扰术放了出去。

    水柱扭曲变形,闪烁了三下,轰然分裂碎开,而云轶奇被撞击得以比赶来时更快的速度摔到了地面上,浑身软塌,负伤倒地。

    “师父!”华澜庭惊叫一声,跑过去扶起云轶奇。

    而这只是第一击,巨鲸王庞大的身躯化为人形,如一枚灵力弹相仿弹射了下来。

    华澜庭急火攻心,已经不管不顾了,放下云轶奇,丹田灵力急速运转三个周天,双手一分。

    他在前几天被众人群殴时,云轶奇指导他将“撇捺人生”和“道光一击”共用,这次两相结合后向上打去。

    在他身旁的林弦惊和邵枫明知不敌,但此刻无法可想,两人也是全力出手。

    林弦惊掐诀施法:“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阵启!”他的龙形战阵也融入“道光一击”之中,呼啸上行。

    邵枫右眼光芒闪耀,“六晓灵瞳”瞳术之光紧随其后。

    三人各自的最强术法叠加一处,即便是蚍蜉撼树,也要撼上一撼。

    但这次巨鲸王的目标并不是他们三人,鲸王直冲而下的身形直奔着陈履安祭出追打水柱的“刻舟求剑”而去。

    攻击华澜庭三人根本就是个幌子,乃是声东击西之计,巨鲸王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早在大水漫灌那日,巨鲸王就看中了陈履安的这口剑,简直是垂涎三尺。

    很多兽妖海族都不爱使用兵器,巨鲸王这种万多年成精的大能更是愿意依靠肉身之力和天赋神通作战,但巨鲸王在海中的敌手也不少,为了争夺地盘和资源也经常发生族群之战,海兽自然增长的修为进境提升极慢,于是巨鲸王把主意打到了人类修士的武器上。

    巨鲸王已至瑶池境中阶,能让它看在眼里的法宝武器可不多,海兽长时间进入陆地实力会打折扣,到大陆上明抢暗夺同阶高手不是件容易的事,而刻舟求剑威能了得,陈履安都还不能完全发挥其效,兼之此剑的属性与其相符,附带的功能也为鲸王所喜,所以它起了觊觎之心。

    巨鲸王的子孙多不胜数,和刻舟求剑相比,一个钟爱的子嗣之陨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巨鲸王回去后思之再三,决定提前潜入寻找夺宝的机会。

    今晚良机等到,从陈履安手里硬夺难免要付出些代价,于是巨鲸王虚晃一枪,而后凌空而下,在半空中截住了陈履安甩出的刻舟求剑。

    陈履安已经现出法身,云水青山瓶浮在身边提防河上大师,自己全身心操控刻舟求剑摆脱巨鲸王的锁拿。

    刻舟求剑在空中游鱼般切削闪烁,每出一剑,冷峭的剑气却奇妙地接连在巨鲸王的上下四周出现,无迹可寻,如被数人围攻。

    巨鲸王的人形身体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它全身鼓胀,硬受剑气的侵袭,同时双手连抓,强取宝剑。

    眼花缭乱的数次争夺过后,巨鲸王凭修为优势一把握住了剑柄,压制了剑身剑气和剑灵的挣扎,抢到了刻舟求剑。

    就在此时,华澜庭三人的联手一击到了,在巨鲸王聚精会神对付刻舟求剑并刚到手的时候趁虚而入。

    巨鲸王只微哼了一声,浑没理会,自顾自手抚斑斓的古剑欣赏,一边运力剔除了陈履安在剑上留下的印记。

    巨鲸王出现、法剑易主的这短暂时间里,河上大师和林风致见机双双逃遁,已然走得不见踪影,高雄和吉隆聚到了陈履安身边,警惕地看着巨鲸王。

    陈履安失了法剑,心里虽痛惜,嘴里仍沉声问道:“鲸王好手段,好算计,今日这剑就送了与你。但事情估计你也听到看到了,河上大师和林风致潜逃,贵子嗣的事情另有隐情,如今断了线索,难道也就此作罢了吗?”

    巨鲸王略一沉吟盘算,打了个哈哈道:“承情承情。能挑动两名玄珠强者的必非寻常之人,背后应有不可告人的黑手和内幕,另外鬼魔宗主鬼神惊也逃不了干系,本王自会追查下去,不劳费心。”

    “今日之事,到此为止,本王去也。”

    说着流光一闪,化作一道长虹划向远处的大海。

    巨鲸王没有继续纠缠,就这么走了。

    不是说巨鲸王是个好说话好商量的人,而是它也有自己的思量。

    其一,鲸王得了刻舟求剑,心情大好,它子嗣的事情本就被放在了次要的位置,查不查看以后的心情了,再说冤有头债有主,眼前的陈履安和高雄、吉隆都既不是主谋也不是从犯。

    其二,陈履安不是它的对手,但陈履安在明白了鲸王志在夺剑的意图后,最后一刻是放了手的,这等于把刻舟求剑让给了鲸王。否则的话,如其拼命护持,再加上高雄和吉隆从旁协助,费一番手脚不说,还要彻底和自在万象门交恶。

    其三,陆上修真门派一般和海底水族井水不犯河水,鲸王本不觉得和自在万象门交恶有什么大不了的,但华澜庭三人那一击,让他临时改变了看法。

    别人瞧不出来,只有鲸王自己在法剑到手抚摸的时候,知道自己左手背上有一道小小细细的血口,那是华澜庭、林弦惊和邵枫合力一击造成的。

    伤势微不足道,意念一起就马上自动愈合了,这还是鲸王为了抢夺法剑才让三人钻了空子,不然哪里破得开它的防御圈子。

    不管有什么理由,巨鲸王在心里是惊讶的,三个温养境的小辈能做到这种程度,是很稀奇很难得的。

    况且,“道光一击”中蕴含的虚无仙意、“龙形战阵”犹如实质的霸气、“六晓灵瞳”的破防穿透力,强度上虽然对它来说微弱的很,在境界层次上却不容小觑。

    这三个孩子,假以时日,成就不可限量!

    此时顺手杀了也就杀了,但其中两人是万象门的人,能培养出这样天才弟子的宗门是值得它忌惮的,若非必要,不宜结下死仇。

    这样想着,巨鲸王才交代了几句后退走。

    巨鲸王肯走,大家是求之不得。

    高雄和吉隆各自回去向上面报告情况。

    陈履安等回到了法华寺,云轶奇的伤势并无大碍,河上大师的事情自有了然大师向佛门禀告和处理。

    这次连累了陈履安丢了刻舟求剑,聊起这事时,陈履安长老却看得很开,不甚在意,说贪恋依靠外物本就对他的修行有所妨碍,自己一直不舍,今日这样一来说不定是好事,能逼迫促使他停滞不前的修为早日突破。

    万象门众人小住几日后,就返回了殊玄仙洲。

    他们没有直接回山,而是先转道去了仙洲东南部,万醍醐和谢三娘曾有遗言,请他们照看两人的侄子,两夫妻舍命维护大家,他们无论如何都要完成其最后的心愿。

    万谢夫妇在岭南一带的名望很高,两人去往华言神域后,其侄子万安被交好的几个门派势力照应着,但是事有不凑巧,万安不久前闲极无聊,和几个朋友一起去了中央厚土大陆游历。

    此事只得暂时放一放,众人于是回转了梦笔生花山。

    回到门中,大家发现山里六十代弟子们的活动区域内空空荡荡,弟子数量不足总数的一半,问过以后,才知是同门们被分期分批轮流派出去或交流或历练。

    华澜庭他们留在了山中修炼。

    山中无岁月,一晃儿又是快一年的时间过去了,外出的弟子们陆续回归,华澜庭这些人尽管出山的次数算多的,闷了小一年,心里也开始活泛起来,静极思动了。

    但是要下山总需要有理由和名目,华澜庭和林弦惊、易流年、诸葛昀几个聚在一起绞尽脑汁商量了一次,后来又去到各自相熟的长辈们那里打听了一番消息,终于让他们找到了借口。

    第一个借口,是要寻找万醍醐的侄子带回山里。

    万谢两人因大家而亡,可说是对他们恩重如山,临终前的这个愿望是必须要达成的。

    第二个借口是关于河上大师和林风致的。

    辗转传回的消息是,这两人在逃离后,南方华言神域佛门数次派出高手追缉,但均被两人逃走或反杀。

    最新的情报是栖霞寺凌烟阁树大师被请出来擒拿佛门叛徒,这一叛僧一鬼魔闻讯后逃往了中央厚土大陆,并分别托庇于两个势力庞大的邪宗异教。

    这事与他们有牵连,若是能帮上手并破解谜团、找出幕后原因与唆使之人,也是了却了一段因果。

    最后一个借口说起来就有些牵强了,华澜庭他们已经和西方妙高圣地接触过,也去过了北方太初魔原和南方华言神域,只剩下中央厚土大陆还没有踏足,很想去这块另有独特之处的土地走上一遭。

    主持日常事务的周翕长老等人接到申请进行了商议后,最终同意再组一个团队前往中央厚土大陆一行,不过要等到盛夏时才启程。

    有了确定的答复,华澜庭等人安下心来,等待夏天的到来。

    这期间,华澜庭在修炼上遇到了瓶颈,他如今已经面临冲击七星北斗境的关口,但最近数月来,无论如何努力,却毫无进境。

    这,让一直以来在修炼上总体平顺的他,十分烦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