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宋朝探花郎

第四零三节 亲闺女的讨债书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刘安这才松开刘乐的衣领,用手轻轻抚平:“臭小子,听我说。不杀已是仁慈,我还能留着高丽人作大再来祸害中原,所以你以后要懂一个词,这个词就叫产业毁灭。”

    呼!

    刘安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自己为自己倒上了一杯酒:“用刀砍人是最初级的战争,高一级别的就是钱,再高一个级别就是产业毁灭。或许你一生都不会明白,但终有一天,这片土地会有人明白,拥有一个完整的工业产业链是多么伟大。”

    “去吧,好好研究一下怎么贩卖旧货,怎么样去毁了他们。将来有一天会有人为你立碑立传来传扬你的伟大。高丽人中的有识之士也不会死绝,他们会把你我兄弟骂一万年。不过,我不在乎。”

    刘乐用力一握拳头:“那,那我可以杀掉骂兄长之人吗?”

    “当然,高丽现在石二伯说了算。”

    “那就杀!”

    刘乐这个单纯的孩子,很容易就被刘安给洗脑了。

    不过,论起对钱的敏感,对产业的敏感。

    刘安最出色的不是刘安,刘乐还小,刘浪只是一个小商人出身,这父子三个人绑在一起,或许才能比得上刘家的长媳。

    此时,刘家的长媳正在占城。

    潘秭灵在半个月前就已经向自己的父亲潘惟熙说过,自己准备回去了。

    可是呢,潘惟熙已经找了无数借口,硬生生的躲了自己女儿半个月时间。

    为什么。

    因为他害怕,怕的要命。

    话说,前几天,杨嗣到了,他这老寒腿再加上被刘安一忽悠,新年前借养老为由头,跟着船队南下,虽并无正式的指派,也没有公职、军职。

    可杨嗣这位悍将,潘惟熙还是相当喜欢的。

    杨嗣也很喜欢占城。

    先不说这是天气不错,除了有点潮湿之外,没别的不好。

    更让他喜欢的是,没有军职在身也无所谓,在这里依旧可以领军作战,有潘惟熙在,他想带多少兵马就带多少。

    潘惟熙才不怕杨嗣带人多,只怕他年龄大了想清闲。

    这一日,又一处紧要的地区被拿下,击败了并俘虏了三千瞿越杂兵,潘惟熙自然是要宴请一下在占城的各位将军们。

    潘惟熙坐首席,而后折家的折惟其与杨嗣推让半天,最终是年龄大的杨嗣坐了次席。

    而后,另一个杨家的杨延瑰与康家、李家的几位年轻将军依次排下去。

    宴会刚刚开始,只见一人送信进来:“大帅,六姑娘向大帅辞行。”

    刚刚拿着酒杯准备说几句祝酒辞的潘惟熙差一点连手中的杯子都掉了,立即说道:“你,你去回话,只说我被,被,被……,挑一个紧急公务应付一下。”

    来送信的小校一脸的为难:“大帅,我已经用过了瞿越王出山,东边海风大风,盐田减产、瞿越奴兵造反,实在想不出借口了。”

    杨嗣看的清楚,在场这些年轻将军在战场上各个冲锋在前,英勇无比。

    可此时,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折惟其一咬牙:“大帅,左右是躲不过,认吧。”

    “胡扯。这怎么能认,这怎么可能认!”潘惟熙急了,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风度。

    杨嗣看的是一脸懵。

    潘惟熙摆了摆手:“先去应付,只说明天我设宴,就这样。”

    “是。”

    自家女儿来辞行,有这么可怕吗?

    折惟其看杨嗣不知道,给他解释道:“这事挺麻烦,借用别人的兵马打仗,战功肯定要依出力多少来分。消耗的军需物资,不说加一倍,加三成补路这是常理。至少在我们西北边关,是这么整的。”

    杨嗣重重的点了点头:“我防辽十六年,也是这么一个规矩。”

    折惟其起身走到潘惟熙身旁:“大帅。”

    潘惟熙侧过头不理会。

    “大帅,躲不过。”

    潘惟熙这才无奈的从袖中拿出一张纸。

    折惟其拿着纸走到杨嗣面前,杨嗣一看这就是女子的字迹。

    上面写的清楚。海战,破瞿越四千料大船,攻陷码头为阿苏山属军一已之力,所以军功战一半。陆战,破安平城阿苏山属军击破城墙,依大宋军中功绩,破城所部占攻城部队一半军功,此时只要三成。

    而后,破瞿越王城,阿苏山属军破城并先入城,只占三成军功。

    然后就是更详细的,罗列了好长一大串。

    杨嗣看完:“这阿苏山属军原先是那一只兵马,如此之强?这军功计算可有差错?”

    折惟其说道:“军功只计了大的,许多微末都没有记,没错。阿苏山属军是从杭州水师、明州水师以及打幽州时征北禁军中挑了一些年过四十的老兵,还有一些民壮、流民。他们强,是强在军械上。”

    “军械?”

    “杨老将军可是打过幽州的,可曾听过轰鸣之下幽州城头砖石碎?”

    “不止听过,我受大帅器重,还亲眼见过。当时有四门神威将军炮。”

    “对,就是此物。阿苏山属军有三艘重炮舰,每一艘都有将军炮三十六门以上,这所有炮火齐开,区区的瞿越王城还更不够打的。”

    杨嗣点了点头:“了解。那要军功,给他们便是。”

    唉……

    潘惟熙再次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感觉心头疼。

    折惟其也是苦笑:“军功是一回事,潘家六姑娘要的是战利品,她要一千万贯,外加五十万贯的艘军械消耗补偿。”

    “一,一,一千万贯?”杨嗣也给吓到了。

    折惟其点了点头:“最初要一千七百万贯呢,这是拖了半个月,好不容易压到一千万贯。可……”折惟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

    首席上坐着潘惟熙连叹气都省了,直接拿着酒坛子仰头就灌。

    他心里苦。

    明明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却把自己逼的这么狠,一千万贯。

    大宋自立国以来,各部借兵最高记录是十三万贯的军费,这还包括了有感谢成份在内的礼金在内。

    可现在呢,别说是礼金没算,这还是打了折了费用。

    正在潘惟熙打算把自己灌醉的时候,又有人来了,带着潘秭灵新一份手书。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