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浴血逃兵

第三百二十二章 渔民的叹息!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持续了半夜的枪声终于停止了,月光从天空洒了下来,照耀在湖上,一片波光粼粼中,渔村却燃气了大火,燃烧的火光越来越大,引燃了旁边的两间茅草房。

    “连长,没人了;有十几个投降的,怎么办?”

    闵大个子一身硝烟,跑过来向冯锷报告。

    “我们的伤亡如何?”冯锷问道。

    “三个弟兄死了,两个受伤,有一个弟兄恐怕撑不过去。”

    闵大个子表情暗淡下来,这支队伍可是三连的精锐,基本上全是老兵,死一个都难受。

    “他们不是水匪。”

    冯锷站在一堆尸体中间,皱着眉头说道。

    “嗯?”闵大个子有点不解,不是水匪,那怎么会有这么渣滓的战斗力?

    “至少他们现在不是了。”冯锷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

    “他们投靠了鬼子。”

    冯锷看着茫然的闵大个子,拿起一顶帽子,上面沾染了鲜血,可是浅黄色的主色调还在。

    “他们每个人都有步枪,军官还有盒子炮,没有机枪和手榴弹,没有帽徽,证明他们还没得到鬼子的完全认可,我们捡了一个便宜。”

    冯锷指着帽子上应该是帽徽的位置,对着闵大个子说道。

    “这帮狗日的,比水匪还不如了。”闵大个子诅咒着,这个时候,当汉奸的还不多,特别是军队。

    “你刚刚说什么?我们有俘虏吗?你好好想想?”冯锷皱着眉头看着闵大个子。

    “这……”闵大个子不知道冯锷是啥意思啊!

    “嗯?”冯锷拍打着手上的帽子,似乎是有点不耐烦了。

    “没有,连伤兵都没有。”

    闵大个子的脑子终于转过弯,转身跑开了。

    “连长,追不了了,外面黑乎乎的,不知道跑了多少,他们跑去哪里了!”

    高玉荣带着几个弟兄跑了回来,他是想追跑了的水匪,结果追出渔村之后就只有摸瞎,完全不知道朝那追。

    “那就不追,通知所有的弟兄,打扫战场。”

    “王宁,去找王英,让他带医生回来。”

    “张川,去看看胡浑跑了没有,没跑就让他也回来,跑了就算了;小心点。”

    冯锷交代着,盯着火光燃烧的茅草房,没有下达灭火的命令。

    着火的茅草房附近两间比较近的茅草房已经燃了起来,短时间之内不会再引燃其它的房子,烧到现在,房子已经失去了抢救的可能,还不如让它烧完。

    湖,靠着芦苇荡的水面上,王英和两个医疗兵呆在一起,正在一艘渔船上等待战斗结束,那两个通讯兵在另一条渔船上。

    “那里面有动静。”

    耳边的枪炮声还在继续,操船的妇人指着芦苇荡,小声的提醒着,手却已经摸到了竹篙上面,准备随时撑船离开,平均水深只有一米五的湖,在岸边,小小的渔船可以随意的离开。

    “咔嚓!”

    王英和两个医疗兵摸出了腰间的小手枪,看着黑乎乎的芦苇荡,并没有怀疑妇人的判断。

    三百多个水匪,从渔村的四面八方朝外逃,能逃出去的水匪虽然少,但那只是对于整个水匪来说的,实际上三个一伙、五个一群的有不少的水匪逃了出来。

    长久在这一片讨生活的渔民,辨别芦苇荡的动静有着不一样的方法,他们很容易的就可以从声响中辨别出来到底是风吹的还是有人在里面移动。

    “哗啦、哗啦……”

    随着芦苇荡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多,大量的渔船离开芦苇荡,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滑行,离芦苇荡越来越远……

    “打渔的,快把船划过来。”

    看着远去的渔船,冲到这里的水匪大喊着。

    “快点,要不然劳资开枪了。”

    有一个水匪气急了,举着枪开始大喊。

    “你要找死啊!把那里面的人引过来了,大家都的死。”

    另外一个水匪提醒着这个人。

    “那怎么办?天亮前不冲出去,就是等死了!”

    “绕着芦苇荡走,看有没有渔船留下的,没有就只能靠它了。”

    一个水匪拍着大腿,重新钻进芦苇荡,至于说跳到水里面去抢船,他们不是没想过,关键这是晚上,水很冷,视线还不好,那些渔船像泥鳅一样的在水面上跑来跑去,他们不一定追的上,他们害怕自己冷死在湖那冰冷的水里。

    随着枪声越来越稀,连手榴弹的爆炸声都没有了,湖上的人非常紧张的看着渔村方向,他们现在迫切的希望知道到底是谁赢了。

    “长官,你看!”

    操船的妇人指着渔村,冲天的大火烧了起来,村子里没什么其他的好烧的,那燃烧的肯定是她们的茅草屋。

    “完了、完了……”

    在湖上游荡的渔船都停了下来,妇人们一个个叹息着,火都烧了起来,那证明十一师的人完蛋了。

    “任务怎么办?行动队的人全军覆没了。”

    通讯兵叹息着。

    不仅仅是他们在叹息,湖上所有人都在叹息,冯锷他们败了就是死,因为他们的人太少,恐怕跑出去都非常困难;对于他们自己来说,那就是他们的命运又悬了,有家不能回,只能在外面到处躲着。

    “哗啦啦……”

    湖的水声响彻在湖上,推动着无人操控的渔船随波飘荡,所有的人呆呆的看着渔村,脸上满是悲戚。

    王宁知道,现在渔村之外并不安全,他们不知道那些逃了的水匪去了哪里,是不是躲在芦苇荡里面。

    “小心点。”

    王宁带着两个弟兄,每个人手上都是快慢机,这种地形,还是快慢机好使。

    三个人呈三角阵型,警戒着四周,慢慢的在芦苇荡里面移动,他们不敢出声,怕喊来藏在芦苇荡里面的水匪。

    “长官,怎么办?他们来了!”

    操船的妇女指着晃动的芦苇荡,对着王英说着。

    “你们所有的船都到湖上了吗?”

    王英看着操船的妇人问道。

    “嗯,那里面还有很多竹筏,如果他们找到了怎么办?”

    妇人有点担忧,湖边的渔民不是每家都有船,但是一个竹筏是有的,他们要靠湖生活,里面的鱼类是他们主要的经济来源,周围的土地虽然多,但大部分都是地主老财的,对于渔民来说,只有湖边少量的土地是他们自己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