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问道红尘

第五百九十二章 斗笠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当羽裳离开客院,已是中午。

    迎着换班的妹子们古怪的目光,羽裳神情清冷,淡淡道:“与贵客彻夜长谈,解了些误会。即日起不再软禁,他若要出门,你们替他向导,做好护卫,不可怠慢。”

    “是。”纯真的羽人妹子们居然信了,不由为自己之前对圣女的怀疑深感羞愧,就知道圣女不是那么拎不清的人嘛!

    羽裳目不斜视:“族长何时抵达?”

    “不是族长……大祭司今晚就到。”

    “咦?”羽裳有些惊奇:“我的提亲,如何会是大祭司来?”

    “因为屋中贵客的缘故,大祭司想亲自看看。”

    “唔……”羽裳慢慢走向主殿,一路思量。

    族长是她母亲,虽然是喝水生出来的,而且天天板着脸为了族群之事胜过亲情……反正她要撒个娇,总是好说话点。大祭司的话那就死板得多了,要在选亲之事上作弊就多了不少困难。

    但大祭司来也不是完全没好处。

    族长更注重族群的利弊,会更从实际出发,秦弈在此毫无根基反而优势不大;而大祭司更认龙神凤神的启示,秦弈的血统很是离奇,说不定有另类的优势。

    只希望秦弈的血脉真有乾坤。

    在屋中腻了这么久,双方除了交换口水当然还交换了正事儿。

    羽裳当然也问了秦弈的状况,头疼的是秦弈自己都不知道他血中的凤意是哪来的。

    其实这个比龙血更重要正如流苏和饕餮所言,她们羽人族原先追随的是凤皇。当初这类羽翼之族大部分如此,其中羽人族是最“近卫”的一支,关系极为亲密。

    只是当初远古之战中,凤族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未曾回应她们的祈祷,导致她们差点灭族。倒是神龙亲自出手帮了一把,羽人族才得以留存,因此供奉龙神,又在龙神陨落后辅佐它的血脉后人。

    没错,海中心真正的统治者是龙九子。不是龙族,现世没再见过有龙了……而是霸下狴犴这群变异货,结阵居于深海。

    不过它们也没有强到个个无相的程度,具体如何,羽裳也不太清楚。

    但不管怎么说,宫主徐不疑他们想要过去,那是显然搞不过的,成为深海禁区也是可以想象的事了。

    而羽人族辅佐它们只是报恩,她们的真命主其实还是凤。

    羽人族并不憎恨“背弃”了她们的凤皇,尤其是后来发现凤族烟消云散,大家更加觉得当初不是凤皇不救,只是出了状况,不能怪它。因此也没有与凤族斩断关联,依然遥奉。

    这里也可以看出羽人族的忠贞与死板。当初就没回应你们,几万年下来又没有一丝音信,依然奉为主神,不离不弃。无怪乎流苏会说,如果她们是敌人会头疼,但如果得她们为臣属,会是一件幸事。

    更为有趣的是,龙凤当初是闹翻了的,而不是人们认为的龙凤呈祥。所以神龙之物感应到凤意,有强烈的敌意和排斥。可对应在羽人族这儿,却很是欣喜,她们显然很希望龙凤和睦。

    因此兼具龙凤之意的秦弈,自然会被羽人当作上宾,尊敬程度高到与王平齐。并且大祭司会特意赶来看看他什么情况。

    一切始末如此,很是简单。

    对应羽人的事情本来就没多复杂,她们的行事有非常明确的板眼,很少绕来绕去的事情。再多绕点儿,就会如当初羽裳一样被流苏绕得逻辑都快崩了。

    可惜秦弈的“含赵量”太稀薄,所以不可能有号令羽人的权力,只是尊敬程度高。使唤妹子们打杂倒是没问题,跪你一跪也不是问题,要更多就不太行了……流苏脑补的侍寝并不可能。

    秦弈来了寻木城三天,终于踏出了房门第一步。

    十二羽人妹子自己都属于高层,自有正事要做,可不是没事干一股脑儿守着他的小丫鬟。此番出来秦弈也只带了唯一知道名字的羽岚做向导,游览这个新奇的城市。

    这是一个长条形的城市,长达千里,由于居民都会飞,所以来回倒也不算太远。羽人的住处就在长条的正中,出门不远就是城主大殿。羽裳算是“代城主”的性质,只是没有大权独揽,而是与好几个族群代表共同管理这座城市。

    换句话说这一走出来就是市中心最繁华地带。

    秦弈的第一个惊叹是,鸟真多啊……

    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居民都是有双翼的,大部分是羽翼,也有小部分是蝠翼,各色都有,如羽人族这般纯白的羽翼极少。

    这些有双翼的生物,有些是如羽人族这类的上古种族,也有些是鸟类的妖族化形而成。

    羽人族这类,如果以现时的眼光标准,可以说她们属于人族,生而人形,并非妖物变化之属。就像那些贯胸人,他们也是人族。只是人种差异,而不是人妖差异。

    而在她们自己眼中,人与妖是没有差别的,都是上古万族,她们也是其中之一。因此城中人妖混居,一点违和感都没有……秦弈看着颇有些感叹,在裂谷妖城里最蛋疼的事情,在这里根本就不是事。

    天下之大,不都走走,怎么见识?

    而除了主流长翅膀的之外,同样也有没翅膀的,他秦弈走在其中也不违和。

    “羽岚。”

    “在。”妹子没有了舔糖吃的萌样,一直按着腰间月刃肃立在他身后,亦步亦趋,警惕四周,从呆萌妹子秒变最称职的护卫。

    秦弈指了指侧方路过的一群斗笠遮背的人:“他们是谁?”

    羽岚话不多说,简单道:“姑获鸟。”

    “这有翅膀的是姑获鸟,我猜得到。”秦弈指着其中混迹的一些没翅膀的:“那些没翅膀,也斗笠遮背,和他们混一起的又是谁?”

    羽岚眼睛直了直,回答得铿锵有力:“不知道。”

    秦弈无语地斜睨着她。

    “正如我随你出门一样,别人也不会知道和我走在一起的你是谁。”羽岚理直气壮:“那我为什么要知道姑获鸟带的是谁?可能他们都喜欢戴斗笠,是朋友吧?”

    秦弈:“……”

    羽岚还反问了句:“是不是很有道理?”

    “是……”秦弈切齿:“这一族是向你家圣女提亲之族,你告诉我不知道他们带着谁!”

    羽岚眼睛眨巴眨巴:“那是你担忧的事。对我们来说,圣女娶了谁有区别吗?说不定他们比你还好一点……”

    秦弈大怒:“你糖没了。”

    羽岚立刻弯腰,两只翅膀一扇一扇:“我错了……其实是我们自己也刚来寻木城不久,一些事并不太清楚啦……”

    秦弈好笑地打量她一眼:“喂,之前那糖,你吃了什么效果?”

    羽岚做贼般左右看看:“我感觉吃了之后,这里大了一点点。”

    秦弈发愣地看着她胸口,忽然揪出了狗子:“那种糖还有吗?”

    狗子痴呆:“早吃完了。”

    “青君知道了会打死你的。”秦弈果断甩锅:“我事先不知此效,不是我的错……”

    狗子:“……说得我知道似的,我也没胸啊。”

    “算了。”秦弈摸出一块灵石递给羽岚:“去买糖吃。”

    羽岚眼睛一亮,却很快摇头:“我要护卫你。”

    “得了,你自己的城池。”秦弈倒是很尊重她们这种精神,柔声道:“是我遣你去买的。”

    羽岚心中一松,兴高采烈地去了。

    秦弈看着她的背影,摇头失笑。

    或许她们年纪都几百岁了,却都只是在海中那类禁地修行、没怎么见过繁华的小姑娘。

    “兄台好福气。”很和煦的男声从身边传来:“莫非是那位漂亮的羽人姑娘之婿?”

    秦弈转过头,见到一张老实巴交诚恳的脸,正露着亲切的笑容。

    不是别人,正是秦弈刚刚觉得好奇的,和姑获鸟在一起的,斗笠遮背却没有翅膀的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