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问道红尘

第二百一十三章 重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ps:章说恢复啦,大家都快回来吧,想死你们了!)

    灵虚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他只不过是作为大乾国师,得到了下属道观先一步的术法传信而已。

    差不多就在秦弈离开万道仙宫赴大乾的途中,南离就已经出事了,李青君护着小侄女北上逃难,身边连个军队都没有。这个时候才刚过大乾边境,大约正往龙渊城进发的路上,其余情况灵虚一概不知。

    大乾幅员辽阔得很,等她们走到这里都不知道要多久,秦弈哪里等得住,心急火燎地祭起手帕,风驰电掣地前往接应。

    这变故是着实没料到。

    自己十二月底离开南离,如今七月末,满打满算也就大半年而已。离开之前南离虽然很疲敝了,但外敌已然灭除,李青君军权握得牢牢的,上下也服膺,内部没什么问题。灭了西荒之后缴获大量存粮财帛,也缓解了南离内部弹尽粮绝的窘境。之后大乾作为宗主国,还很大方地赏赐了不少工匠和畜牧良种呢。

    而李青君责任感满满,继承兄长遗志励精图治,这怎么看都是一副国家正要复苏的景象,怎么会莫名其妙才大半年就到了孤身逃难的地步?

    而且这是变起突然,大乾这边根本就没得到任何消息,连个求援都没收到,忽然就这样了。

    简直莫名其妙!

    “棒棒,你能猜到是什么情况么?”

    “不知道。”流苏平静道:“我倒是觉得,你应该高兴而不是焦急。”

    秦弈抿了抿嘴,他知道自己的那些魔性心思从来没瞒过流苏,理论上真的应该暗自高兴。但他也不可能真的那么冷血,真能为此欢呼雀跃。

    不管怎么说,那也是李青君用尽了一切力气想要守护的国度,无法想象这个时候的她有多痛苦。何况此时她逃难可不代表脱离险境,多半还处于巨大危机之中,怎能不急?

    “反正焦急也没有用。”流苏继续道:“你如今的实力早已碾压区区南离,无论是有人篡位也好,还是西荒旧民作乱也罢,都是你弹指间就能解决的事情,助她复国易如反掌。你需要考虑的反而是该不该去解决。”

    秦弈道:“无论如何,我得接应她安全再说其它。”

    …………

    大乾边军派了一队人马护送李青君和小国王北上,将领悄悄看着旁边马上的李青君,心中一阵乱跳,口干舌燥。

    曾有南下的数千军队回归,炫耀般说“南离摄政女王、昭阳大长公主”才是个年方十六七岁的少女,而且漂亮得天仙一样,但整个边城都认为是这伙人在吹牛皮。大家闺秀又不是没见过,区区一个蛮荒小国,数郡之地,能养出多漂亮的女人来?何况还听说那摄政女王是一位领军战将,那不五大三粗就不错了,漂亮从何说起?

    就算不是吹牛,那也是因为身份加成了光环,一个路人样貌坐在那位置上大约也会被认为美若天仙吧。

    这是大乾人的共识。

    结果此番亲见,瞬间颠覆了边军们的印象。

    李青君软甲银枪,怀抱一个孩子,浑身浴血地策马而来。未戴头盔,一个简单的高马尾干练清爽,血污沾染了白皙的肌肤,却出奇地更添凄美。身后的残阳如血,马蹄声碎,数不尽的烟尘跟在身后席卷而来,映衬的是一个国度的灭亡,那种凄美的画卷深深烙印在心里,至今挥之不去。

    进了边城,擦去血污,仿佛整个边城都为之明亮起来。他们真的没有想过这位公主真的这么美,软甲挡不住那一身优美的轮廓与修长的双腿,凛然的双眸尽是凌厉,那是一种青春英武的美,军人们最爱的气质。

    她抱着孩子,低头看时,那一刹那由铁血凌厉转为伤感惆怅的感觉,简直能碎了数千兵将的心。

    为了谁护送她们北上,几个将领差点打起来。

    这雪中送炭的救援,说不定就能博得女神欢心?

    不过想来也难了,如果她要复国,必借大乾之力,说不定会委身给某位皇子……

    将领想到这里,心中怅然叹息。

    正走神时,却听李青君忽然一声清叱,银枪如电,直奔上空。

    抬头看时,却是一片黑压压的怪鸟正俯冲而下,所有怪鸟都有四只眼睛,声如破锣,刺人耳膜。

    枪芒凌厉地破开妖风,刺在其中一只怪鸟侧翼,带起了凌乱的飞羽。

    将领此时才反应过来,厉声道:“放箭!”

    一阵仓促的箭雨,被妖风卷得四散零落,怪鸟们俯冲而下,瞬间人仰马翻。

    李青君神色肃穆地护住孩子,左冲右突,枪芒四起,俯冲而来的怪鸟纷纷挑落在地,带起漫天的血雨。

    将领发现,这队“护送公主”的人马,最强战力就是公主自己……

    这还是个公主吗?

    但她英气凛然的双眸也已经流露出深深的疲惫,枪芒并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实力。她太累了。

    没日没夜地护着孩子逃亡,在此之前还不仅仅是应对这些怪鸟,上天入地几无落脚之处。好在千辛万苦杀入大乾之后,陆地妖怪被大乾边城挡在外面,能追来的只有这些怪鸟了。

    值得欣慰的是,怀中的孩子不哭不闹,大眼睛安静地看着她,是她最大的动力源泉。

    她不想留在边城,否则妖怪们只会不要命地攻城,徒然害了别人。只要逃开,外面的妖怪也不会强攻,只会让这些怪鸟飞进来追,他们的目标只是自己而已。

    直到此刻,她依然善良地不想牵累旁人。

    “叱!”李青君策马而冲,银枪贯穿一只怪鸟的胸腹,足足带了它数十丈,重重掼在路边树上。

    借马力,也就是说她的真气已经衰竭。

    身后的怪鸟甩开军队,破锣乱舞般的声音呼啸追来。

    李青君勒马而还,玉手拧紧了枪身,正要再来一个穿刺。

    空中忽然涌来一阵狂暴的罡气,一道巨大的棒型罡气凝实得肉眼可见,如同从天而降的巨山,镇压在战场中心。

    追来的一大群怪鸟连个吱声的余地都没有,被这道巨大罡气碾过,尽化齑粉。

    熟悉的人影忽然出现在面前,一把就捏住了一只漏网的怪鸟,大手一转,拧断了怪鸟的脖子。哪怕只看见背影,李青君都能感受到眼前人那冲天的暴怒。

    “死!”

    人影忽闪,几只正要逃离的怪鸟被轻而易举的追上,一棒一个,全部敲成了肉酱。

    战场一片寂然,连大乾军队都被此人爆发的怒火震得呆了。

    李青君怔怔看着他的背影,凝起的所有力气都尽数消散,差点都握不住抢。心里绽放着无边无际的喜悦和安详,有千言万语到了喉头,终究只化成轻轻的呢喃:“秦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