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武侠修真 -> 一剑斩破九重天

二六九、实剑训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韩嫣伸手拍了拍王崇的肩膀,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说道:“尽跟你扯这些不正经的事儿了,我都差点忘了,是有正经事儿找你。”

    王崇忍不住叫道:“有事儿快说,莫要再东拉西扯,也不要动手动脚。”

    韩嫣想了想,伸手刚要拍王崇肩头,忽然停了下来。

    就在王崇以为,韩嫣终于反省,不会再跟自己动手动脚,脸上就被拧了一把。

    他刚刚落下去的腮红,就又回潮了……

    王崇忍不住偷着问演天珠:“韩嫣这个是真有问题了,还能不能治?以后真的能好?”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特么怎么不死你们。

    王崇被演天珠顶了一句,完全不知道,这枚破珠子为啥如此愤怒,接下来,演天珠就再也不回应了。

    王崇有个想法,自己就算叫破喉咙,也没得毛用。

    他也只能随遇而安,施展身法,躲开了韩嫣的“第二拧”,问道:“快说正经事儿。”

    韩嫣这才住了手,正色说道:“你们一年级的新生,要入学考了,负责你们班考场监察的就是学院监察部的干部。”

    王崇呆了一呆,抽取记忆看了一眼,问道:“这不是早就确定的事儿了吗?”

    韩嫣伸出修长秀美的手指头,轻轻摇了摇,说道:“但你不知道,监察部的余集,跟你有仇。”

    王崇再次呆了一呆,问道:“余集是谁?我都不认识他,怎会有仇?”

    韩嫣笑眯眯的说道:“前些时候,我看他不大顺眼,就揍了他一顿,打算了他三条经脉,人家是你的未婚妻啊,他跟你不就有仇了。”

    王崇偷着问演天珠:“我现在揍她一顿,等她跟我一起出去,是不是会不记得?”

    演天珠根本没有理会他,让王崇颇有些讪讪,因为不确定,也没敢真个动手。

    万一韩嫣离开这里,还记得自己挨过王崇的“毒打”,就未免太尴尬。

    韩嫣见王崇呆呆的样子,颇有些蠢萌,忍不住笑嘻嘻的伸手,又敲了敲他的头,说道:“你也不用太担心,余集那家伙废物的很,入学考能够做手脚的地方又少,何况就算被他搞鬼,入学考不及格,也就是分班的时候,会掉落后面去,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王崇冷哼一声,心道:“这种无妄之灾,真的……叫人没得话说。”

    他同时也颇为疑惑,为何同样是被带入了这里,自己才发个呆的功夫,韩嫣已经搅风搞雨,弄出来这么多的事儿。

    韩嫣平日都是温柔款款,和齐冰云的端庄大方,各有胜场。偶尔露出峥嵘和狡黠,就会让敌人难于招架,甚至王崇都吃过大亏。

    但在这个古怪的剑仙学院,韩嫣居然是一副强气御姐的派头,让王崇很不习惯,尽管他十分不想接受,但心底却也有几分明悟,在这里出现的才是真正的“韩嫣”。

    平时表现的温柔,偶尔峥嵘,偶然狡黠的那个,只是韩嫣故意表现出来的假象。

    魔门弟子也不是没有讲究真性情,赤子心的人物,但多半是惊才绝艳,覆压当代之辈,才敢玩的这么有性格,寻常之辈这么做,那就是找死了。

    韩嫣扯了王崇,直奔学院。

    一路上也颇遇到几个同学,见到韩嫣和王崇,有人点头为礼,有人打声招呼,但大多数人都表现默然,显然并不熟悉两人。

    这也让王崇颇不习惯,不拘什么门派,就算有几千人,乃至上万人,除了低辈弟子,又极不出色,大家多少都有耳闻,知道对方是谁,就算不知这个人,也该知道这人的师父,师祖,大家一脉相承,根脚清晰。

    但剑仙学院,大家再非是师兄弟,而是“同学”,关系本来就没那么紧密,加之就算是同一个年纪,也有可能不同导师,不同班级,这就更难熟悉了。

    放眼望去,整个剑仙学院,居然大多数都是陌生人。

    韩嫣身为三年级生,跟王崇并不在一处,把他带回学院,就回去自己班级了,临走前还叮嘱道:“莫要再逃课了,认真准备入学考,记得时常来看我……”

    王崇还是觉得,平日里的那个韩嫣,更为可爱一些,这个实在太飞扬跳脱,又实在在率真了些。

    韩嫣一走,王崇就有些“呆然”,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又能去做点什么。

    演天珠送了一道凉意:去上个课。

    王崇哪里有心思去上课?

    但左思右想,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可做,就按照“记忆”,去寻找自己的班级。

    他也有些好奇,这剑仙学院的课程,跟师父所传,有什么区别。

    剑仙学院跟世间一切的门派,建造的都不相同。

    大多数门派,都讲究一个坐落山水之间,参差有序,入景入情。

    剑仙学院却平推了数十里方圆,在一片大平地上,建造起来二十一栋高楼,每一栋高楼都造型奇特,高耸入云。

    其中所有的一年级新生,都在如菊楼,总共有二十八个班级。

    王崇按图索骥,找到了如菊楼,正要走进去,找一找自己的一年二班,忽然有一伙学生蜂拥而出,嬉闹着,比划着,来到了如菊楼前的大广场。

    王崇微微有些印象,这个班级是一年十九班,导师叫做马怜儿,是个非常干练的女性导师。

    记忆告诉他,这是一年十九班的实剑训练!

    马怜儿在最后,才缓步走出了如菊楼,她见到王崇,就是微微一愣,问道:“你是……几班的学生?怎不去上课?”

    王崇尚是首次见到这个风格的女性,马怜儿一身极素的打扮,雪白的宽腿长裤,紧紧的同质地紧身“长衫”,还套了一件,无袖的紧身“短衣”,足下是一双同样素白的长靴。

    记忆里对这套打扮,有个“专业”的称呼,叫做剑修服!

    最合适长空御剑,上身利落,便宜操纵飞剑,下半身飘逸,腾空的时候,分外好看。

    其实王崇身上,也是一套剑修服,只是款式跟马怜儿的导师款不同,只是颜色橘红,胸前还有一个“悟”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