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玄幻魔法 -> 魔法的学术时代

第二百七十九章 阿蒳家的午餐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阿的家庭虽然不是什么贵族富商,但还是很富裕的地主家庭,有大片可以用来放牧的草场,再加上阿的补贴,日子过得很滋润。

    阿力克在门外处理野猪和山鸡,德文则被阿带进了屋里。

    阿问自己的母亲:“妈妈,德文会在咱们家住上一段时间,让他睡哪儿?”

    “我都收拾好了,跟我来吧。”老妇人带着两人上了楼,指了指第二个门,“就住那间吧,我换了新的床单和被子。”

    德文打开了门走了进去,空间不是很大,房间里摆了一张上下铺的床和一个写字桌,家具虽说比较简陋,但看起来干净整洁。

    挺好的,自己可以睡在下边,肯茜可能会更想睡在上铺,或者让她上外边找棵树。

    德文点了点头:“我很满意,谢谢!”

    阿的母亲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她拉着德文的手:“先下来吧,孩子,你们来的早一点,午饭还要等上一会儿,哦,对了,你们吃早饭了么?......”

    妇人把自己的女儿和儿媳妇打发去烙煎饼,自己和德文在一起聊天,她对德文的家乡好像很感兴趣,不住地打听着海岛的生活、气候等等是什么样的。无奈她的通用语说得不是很好,很多东西德文不得不一再解释才能和她说明白。

    “小索菲雅,你要好好学习通用语,知道吗?”妇人对着在一旁乖乖和米莎、肯茜这一熊一猫玩耍的孙女说道,“这样将来长大了才能走到外边去,可不能像奶奶一样,知道吗?”

    就这样,不知怎么鬼使神差的,德文接了一个教导索菲雅小朋友通用语的差事。

    所以,当德文如蒙大赦地从阿母亲那儿溜走,跑到阿那边儿,帮烙煎饼的阿生火添柴的时候,便开始对着自己的监护人大诉苦水。

    “阿,你行行好,”德文愁眉苦脸地说道,“我自己都还是个学生,怎么有水平去教别人?你还不如杀了我......”

    阿拿着一个竹筢子似的东西,把面糊摊开:“少在那儿得了便宜卖乖,哼,这不正中你下怀?”

    “天地良心!”德文举起了右手,“我可是什么想法都没有,我是喜欢小萝莉不假,但谁会对一个奶娃子感兴趣?小孩什么的最烦人了!”

    “没错!”肯茜对此表示肯定,她趴在屋梁上,向阿告状“你的那个侄女,刚刚拽了我的尾巴。”

    “啧啧,”阿砸了咂嘴,“现在知道小孩子有多烦人了?”

    德文点了点头。

    阿继续说道:“那你知道,我这两年带你,有多心累了?”

    德文心想怎么啥事都能扯到我头上?他辩驳道:“我比寻常的小孩乖多了好吧。”

    阿拿手里的竹筢子轻敲了一下德文的脑袋,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她不同意德文的话。

    “咦”阿奇怪道,“敲你的头声音为什么会这么脆?”

    德文怒道:“废话,你拿的那玩意特么是竹子,敲啥都这声儿!”

    他揉了揉脑袋,不再纠结怎么教小女孩学语言的事,把注意力集中在煎饼鏊子上。阿烙的煎饼加了马铃薯粉、鸡蛋和奶油,闻起来很香,煎饼鏊子上发出了滋滋声,浓浓的面香和鸡蛋的香气就钻进了德文的鼻子里。

    “真香啊!”德文吸了吸鼻子,“想不到你还会干这活儿。”

    阿显得有些得意:“那是,你以为谁都像你德文少爷一样,仆人把什么都伺候地妥妥当当?我们穷人家的孩子,还是很辛苦的!”

    穷人?你家这怎么看也不像穷的样子。不过德文也不出声辩驳,阿又摊好了一张煎饼,他厚着脸皮趁热接了过来,撕下了一角尝尝。

    还不错,有点焦香的奶甜。

    中午的时候后,主食就是阿烙的煎饼,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土豆混合各种野菜馅料做出的类似于馅饼的东西,味道一般。

    阿力克把处理好并经过烹调的野猪肉和山鸡端了上来,有蘸着熊葱辣酱吃的猪大肠,感觉猪骚味略重了些。还有热气腾腾的,刚刚炸好的猪油渣。若是在帕里帕奇奥家,这两种菜肯定是上不了餐桌的,但是平民就没有那么多讲究。

    再就是用各种香料酱汁烤制的猪排和野鸡,味道很特别,配上解腻的酸黄瓜食用正合适,德文很好奇用的都是什么香料。

    阿想了想解释道:“有熊葱,我们称之为野韭菜,还有酸模、罗勒、莳萝和荨麻叶等,有不少都可以作为魔药的药材。”

    有吃的自然有喝的,这里养了这么多冰川黑鼻羊,自然不会缺少羊奶,伊莉莎在里边加了甜菜和黄瓜熬成了一种粘稠的汤,这种汤的颜色倒是挺好看,是淡紫色的,至于味道么,德文宁愿更怀念在外公家喝过的略咸的红菜汤。

    在阿的允许下,德文喝了一点低度数酒,这是一款自家酿造的蜂蜜酒,里边加了胡椒肉桂等香料,德文本以为味道会很奇怪,但没想到出奇的好喝。

    至于阿力克,因为欢迎德文这个客人的原因,所以也解除了伊莉莎给他下的禁酒令。他一个人至少干掉了一大瓶高度数伏特加,他并没有用斗气将酒气逼出,所以此刻满脸通红浑身冒汗。

    “嗝”阿力克打了一个酒嗝,醉醺醺地说道,“夏天喝酒太热了,没有冬天过瘾!”

    一顿午饭整整吃了两个小时,直到德文的肚子实在是什么也盛不下,阿的母亲才饶过他。罗刹人的战斗力还是很可观的,这一点直接体现在饮食上,他们六个人,算上五岁半的索菲雅和一只胖猫,一共干掉了两只鸡和半头猪,简直就是一群饭桶。

    饭后,阿和德文带着棕熊米莎去散步,米莎还没有吃饭,棕熊的胃口和肯茜还是有所不同,她受不了那么多人类吃的调味料。阿和德文带着米莎往河边溜达,米莎要在那里自己捕食。

    乌法城是没有城墙的,这片地区有一条叫乌法河的河流穿过,河水里有鱼,是米莎的最爱。

    这一路走过去可不近,不过原野上到处都是吃草的黑鼻羊和高大的挽马,据阿说,这些都是自己觉醒后,为家里陆续置办的财产。

    虽然看起来很多,但其实也都不怎么值钱,哪怕算上土地,恐怕总价值也比不过德文今年的奖学金。

    走了有一个小时,他俩才带着棕熊来到河边,米莎欢快地跑进河水里,一个猛扎,当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嘴里边便叼着一条肥美的大马哈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