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历史军事 -> 明鹿鼎记

【0849 不信邪的冷格里】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努尔哈赤的想法很简单,用人命数量去换,不停的攻打,不停的消耗。

    这就是努尔哈赤想出来的最野蛮,最古老,最蠢,也可以说唯一有效的办法。

    若不是努尔哈赤命令一直征战,天地会治下地区的日子也不会过的这么苦。

    韦宝一度觉得自己够血腥,够残忍的了,但是与努尔哈赤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只因为,韦宝不是疯子。

    努尔哈赤之所以如此憎恨韦宝,当然不是私人原因。

    因为努尔哈赤和韦宝根本没有见过面,谈不上私仇。

    自然是因为努尔哈赤将韦宝的威胁看出来了,相比于大明,努尔哈赤非常重视韦宝和天地会。

    而大明朝廷和各派势力,大都完全没有将悄然崛起的韦家庄和辽南,悄然崛起的天地会当回事。

    努尔哈赤这个时候却已经认识到韦宝将是他最大的对手,有韦宝和天地会存在的一天,他的势力就不可能发展。

    甚至等到将来韦宝和天地会羽翼丰满的时候,大金国甚至在关外都没法立足,所以,要不惜一切代价搞掉韦宝。

    但是让几万铁骑去送死这种话,努尔哈赤不可能直白的说出来。

    可明明知道韦宝大军的火器比明军强出几十倍,还下达这种大规模骑兵冲锋的命令,不是让人去送死,又是什么?

    在刚强的努尔哈赤的词典里面,没有屈从这两个字,至少在李成梁事后,这两个字就从努尔哈赤的词典中被抹去了。

    冷格里带着建奴步兵甲士跑来救援骑兵时,谭疯子命令炮排猛烈开炮,炮弹在这群密集的士兵和战马中间炸出了许多窟窿。

    建奴的骑兵已经开始有撤退迹象,尽管他们的队形还是不停地在恢复,不过已经是在朝后面缓缓退去了。

    此时,宝军的炮弹数量,子弹数量,还有手榴弹数量已经不足,天上的热气球已经打完了所有弹药,如同摆设,没有什么实际作用。

    唯一的作用是用旗语告知建奴后方的动向。

    谭疯子通过旗语得知建奴来了五千左右步兵甲士,果断的命令两个营的陆军发起冲锋,宝军的陆军开始登陆,

    “天啊,韦宝的战船在靠岸,看见了吗?”万有孚惊恐的对孙承宗道。

    不光是孙承宗这边几个人,在韦宝这艘船上,所有观战的蓟辽和辽东将领几乎都发出了惊呼。

    他们都完全搞不懂,韦宝的人马为什么要登陆。

    他们都觉得,就这样在船上杀人多好,又安全,又高效,还完全不必担心建奴突袭。

    当然,这些人都是冷兵器思维,以为只要有足够的气力,用一种方式杀敌,就可以持续下去。

    他们不会考虑弹药的问题。

    但是韦宝和谭疯子这些宝军的指挥者需要考虑弹药,需要考虑收割人头。

    孙承宗道:“韦宝的人应该是想去割那一千颗人头了,看建奴在岸边的死伤,何止三千,割一千颗人头没有问题,只是现在建奴还在冲锋,不如等建奴退去之后再割人头更加稳妥。”

    袁崇焕也看出了宝军的意图,皱着眉头道:“不是韦宝的人等不及了,估计他们是托大了。还有,建奴向来没有留下尸首的习惯,会将尸首一并带走的,肯定要靠岸进攻,否则没法抢到建奴的尸首。”

    孙承宗点了点头,赞同袁崇焕这个判断。

    “上岸与建奴拼杀,这就不是韦宝军队的长项了吧?建奴尚有一两千人,而且听声音,他们应该还有大队援军正在靠近!”万有孚道。

    “别的不说,就光是韦宝人马的士气,蓟辽和辽东,没有一支军队能做到,你们谁敢在这样的情况下,凭小股步兵与建奴对战?”孙承宗忽然大声责问道。

    孙承宗这话不是问身边的袁崇焕和万有孚的,而是问向蓟辽和辽东所有的将领。

    所有人都没话说了,就连以骁勇闻名的祖大寿也闭了嘴。

    祖大寿扪心自问,别说以少敌众,就是以众敌寡,他也未必敢在野外与建奴作战。

    河岸是一大片的开阔地,视野极好,论单兵素养,不管是射箭还是砍杀,都一定是建奴占优势。

    但宝军士兵毫不畏惧的在战场靠岸之后纷纷往岸上跳下去,勇猛的开始冲锋。

    这场战斗如同做梦一般,宝军士兵前进,射击,杀敌,他们用的都是总裁式步枪,步枪前面装有刺刀,能开枪尽量开枪,万不得已,才会与建奴近身拼刺刀。

    建奴使用的都是马刀,看见宝军纷纷往岸上跳,开始冲锋。

    虽然在大败之余,建奴依然来了精神,正在后撤的骑兵们纷纷勒转马头,准备与宝军拼杀。

    吴雪霞听见炮声停了,忍不住离开了韦宝的怀抱向外张望,只见宝军士兵几百人已经冲上了岸,急忙拿掉棉花做的耳塞子,对韦宝道:“总裁,咱们的人上岸进攻了。”

    韦宝早就看见了,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始终都是要上岸的,否则如何收割人头?

    吴雪霞焦急道:“总裁,建奴骁勇,不能等他们都退走,等到了天黑再去割人头吗?谭疯子这一下鲁莽了,他就不怕搭上几百战士的性命吗?”

    “不是几百,是上千战士,这些是谭疯子调过来的总裁卫队,都是宝军中身经百战的陆军战士。”韦宝纠正道。

    刚才吴襄听到炮声停了,跑出去了,现在又从外面着急忙慌的跑回来:“小宝,你的人都上岸了,快让他们回来啊,建奴不是好惹的,就在船上放枪放炮多好啊?”

    燕天南微微一笑,示意吴襄稍安勿躁:“爹,你没有看见吗,我现在也是旁观者,整个作战不是我亲自指挥的,再怎么样,打不到咱们所在的船上。”

    “我不是怕死,我是怕你的人死光了,你知道建奴有多能打吗?一个建奴甲士,杀咱们几十个徒步汉军没问题。”吴襄焦急道。

    韦宝无奈的摇了摇头,暗忖吴襄这些人是被建奴吓破了胆子了,你们当建奴一个个都是黄飞鸿,是叶问啊?还一个人杀几十个汉军没有问题,你让他们杀宝军看看。

    “爹,别烦总裁了。”吴雪霞忍不住道。

    吴襄这才没有再说什么,焦躁的站在韦宝和吴雪霞身后,通过船舱往外看。

    吴雪霞递给吴襄一只望远镜,让吴襄能看的更加清楚。

    吴襄忍不住道:‘这是好东西,看的真清楚啊,怎么不早点拿给我?这个玩意送给我吧?比西洋的单筒镜厉害多了。’

    “行,送给你,但是你不能拿给别人,只能留着自己用。”吴雪霞道。

    吴雪霞倒不是怕望远镜技术泄露出去,只有韦家庄才掌握了玻璃制造工艺,全世界都没有掌握,根本不存在这个担心,吴雪霞是怕父亲太嘚瑟,到处张扬,让人觉得宝军有很多不外传的厉害工艺。

    吴襄连声答应。

    韦宝一直密切注视岸上的战局。

    宝军是真的强大,近距离的热火器军队与冷兵器军队交战,不但训练上和经验上都碾压了建奴大军,连士气上同样碾压。

    宝军几乎没人牺牲,一开始的五千建奴铁骑本来还剩下小两千人,这一波回头反攻,全部被现场击毙。

    然后宝军士兵直接用建奴的尸体构筑防御工事,站在掩体后面对正在冲过来的五千建奴甲士射击。

    近距离射击,步枪就不是全凭信仰命中了,命中率高了很多,还有手榴弹的配合。

    一千热火器士兵,并且是装备精良,训练熟练,作战经验丰富,士气旺盛的,宝军最精锐陆军。

    对阵的是士气低落,被迫顶着枪林弹雨来接应的建奴甲士。

    建奴开始有多么的狂妄,眼下就有多么的失落,不说士气低落到跑都跑不动的地步,反正跑起来都是有气无力,可以看得出心浮气躁,心惊胆战,看得出建奴的胆怯。

    “都瞅准了打,尽量节约弹药。依次传达。”谭疯子也上了岸,在掩体后面,用铜喇叭对周围的兵士喊话。

    兵士们依次将谭疯子的命令传过去,千人的军队,训练的如同一个人在作战一样。

    “冲,快冲!”冷格里下了马,不敢在马上,怕目标大,被明军打死。

    冷格里所在的位置在大军的后排,身边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建奴甲士,这是一个旗手,举着一面上写黑字的杏黄大旗,朝四面挥舞。

    建奴作战的时候,所有的将领都看着这顶黄旗,因为它在向军队传达着命令。

    建奴冲过来一批死一批。

    刚才在船上用炮和枪打,其实远没有现在的场面惨烈。

    这些建奴甲士徒步奔跑过来,面对宝军的排枪,简直如同往一道看不见的白色屏障上面撞击,别说挨着,三十米之内没有人能靠近。

    五千人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才冲击了一波,就死了上千人,不得不退了回去。

    “娘的,你们冲,你们冲啊。”冷格里气的大骂,并且举刀要砍死统兵将领。

    几个牛录拦住了冷格里,纷纷劝说他冷静。

    冷格里大怒道:“你们都跟着我去冲,要死,我死在头里,你们总不用怕了吧?”

    大军见冷格里如此勇悍不畏死,士气稍微上来了一些。

    牛录们哪里会让冷格里亲自冲锋,杨古利是大汗的女婿,冷格里是杨古利的弟弟,相当于皇亲国戚,又是大将,除非人死完了差不多才轮到主帅冲锋。

    冷格里大声道:“我给你们擂鼓助威,是成是败,就冲这一次,一定不能让勇士们的尸体落到汉人手里,好不好?”

    众人齐声答应。

    冷格里随即唱起了建奴歌曲。

    这是一首用于鼓舞士气的歌谣,是建奴丰收的时候大家一起载歌载舞的时候唱的曲子,

    三四千建奴一起大声唱着曲子,一起迈着齐整的步伐向宝军阵地冲过来。

    “建奴就是屁事多,还唱歌,跟特娘的鬼号一样,他们唱歌,咱们也唱歌!”谭疯子笑道:“记住,还是节约子弹,咱们的子弹可不多了。”

    众人乐呵呵的答应一声。

    刚刚打退了这一波建奴的冲锋,见他们集结之后再冲锋,宝军士兵们在心里上已经积累了巨大的优势。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了家乡,就难见到爹娘!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一样的足迹留给,山高水长!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头枕着边关的明月,身披着雨雪风霜!”

    虽然人数没有建奴多,但是宝军的歌声明显更加雄浑,更加高昂,旋律也优美的多,非常有气势。

    观察船上的蓟辽和辽东将领们,都忍不住面面相觑,暗忖宝军太会玩了,居然还唱歌。

    他们在后面,自然听不清楚是建奴先唱歌,这边才唱歌的。

    不信邪的冷格里,瞪大了眼珠子,暗暗祈祷自己的甲士们能冲毁明军的防线。

    冷格里到了这个时候,还认为是在对付孙承宗的人马,觉得以蓟辽和辽东军队的一贯脾气,只要冲的够猛,有一个口子被撕开,这帮人就会崩溃,背后是大河,得全部被赶进河里喂王八。

    到了这个时候,冷格里似乎依然在妄想能获胜,甚至是挽回败局。

    只可惜,将近四千建奴甲士冲的够猛,连续倒下了两排甲士,依然在硬着头皮往前冲,似乎不顾一切了,似乎不将命放在心上了。

    只可惜,血肉之躯毕竟当不过子弹和手榴弹的威力。

    他们自始至终没有靠近宝军阵地二十米之内。

    不知道是谁最先开始撤退的,建奴开始溃退下来。

    “上刺刀,出战壕追击!”谭疯子来劲了,一个跨步,踩上了用建奴尸体垒成的战壕上,大声对部下们道。

    长官的命令就是一切,士兵们想都没想,开始纷纷上刺刀。

    雄浑的冲锋号声音响起来了。

    哒哒哒哒哒哒滴滴哒哒哒哒哒哒!

    宝军的冲锋号,让人头皮发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