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 -> 其他类型 -> 金色绿茵

第四〇七章 刀疤开花似街霸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吧台上,刀疤里贝里歌声嘹亮。

    “江南江北一条街,打听打听谁是爹!”

    爹、爹、爹、爹、爹……

    猛然间,刀疤虎目圆睁,眼神似激光般暴射而出。

    “我是你爹!”

    伴随着最后一声‘爹’,刀疤像直升机一样在空中旋转着平移而出,布鲁布鲁布鲁,一条腿在旋转中忽隐忽现。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旋风腿吗?

    布鲁布鲁布鲁,哐!

    旋风腿凌空削在一个排球手的头上,将他踢出去一丈多远。

    全场目瞪口呆,兄弟们集体膜拜。

    刀疤顺利降落,只见他手掌虚空划出一个太极球,叠掌收回腹前,一眨眼的功夫猛然发力,双掌击打在又一个排球手的前胸。

    阿杜根!

    排球手被击飞了出去。

    刀疤随即欠身走低,一记冲天炮飞身而起。

    耗由根!

    第三个排球手被打得在空中一个翻滚后,重重摔在地上。

    兄弟们十分震惊,都静静地看着刀疤装逼。

    布鲁布鲁布鲁……

    阿杜根!

    耗由根!

    刀疤虚幻的身影不挺在酒吧里游斗,打得剩下的排球手全无招架之力,不断有人倒下,他一个人在把对手包围着打。

    布鲁布鲁布鲁……

    阿杜根!

    耗由根!

    刀疤是痛苦的,也是寂寞的,因为很快就没有了站立着的排球手。刀疤很难过,他从没像今天这样如此热爱排球,热爱排球手,只要他们能站起来。

    兄弟们带着钦佩和神往的表情,摇着难以置信的头,给刀疤鼓掌。

    啪啪啪,啪啪啪……

    出乎意料,百人斩的刀疤没有牛逼哄哄地站在那里大声吆喝‘还有谁’,而是噘着嘴有了点楚楚动人的委屈。

    “还说是兄弟,没得一个人相信我。说要开花硬是没得一个人相信,看嘛,现在开了撒……”

    刀疤突破了瓶颈!

    一场突如其来的打斗,让七个月来脑子一直浑浑噩噩的刀疤破困而出。但到底是因为被排球手抬起来摔的,还是因为摔后被电了,刀疤没文化,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他只清楚,自己在吧台里面开花了,又大又圆。对此,他非常确信。

    突破瓶颈,本就是自我感知的事情,每个人都不一样,也只有自己最清楚。

    “……总算开了撒,你们啷个都不信嘛。老子只有你们几个兄弟伙,你们都不相信我,老子活到起好累哟……”

    兄弟们慢慢围过来,卓杨把刀疤抱在怀里,他们把他俩抱在怀里。

    他们信了!以前不相信,是因为刀疤说话一贯没谱,也是因为都有自动忽视刀疤谈心里谈感受的习惯。深刻的自我剖析,本就不是刀疤这样的粗人会干的事。

    但现在大家不得不信了,否则今晚这一幕根本无法解释,这又不是一本玄幻小说。

    街霸附身的刀疤,似乎和他粗糙的灵魂非常契合,这样强行解释,是有道理的。

    兄弟五个相亲相爱地把刀疤拥抱在中间,给他温暖,给他关怀,也给了自己一点良心上的安慰。忽视了刀疤的感受,把他咋咋呼呼的抱怨不当回事,卓杨他们此时,有些愧疚。

    但他们五个都不打算道歉,因为他们不要脸。

    “疤,我对你能突破开花,一直都深信不疑。”

    刀疤抬起头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卓杨,他不但怀疑卓杨的言不由衷,也因为卓杨深情至诚的表情,刀疤怀疑自己是否错怪了好兄弟。

    “疤,我们对你从未失去过信心。疤,你永远都是最棒的。”

    默姥爷的话,又让刀疤对自己的怀疑更增添了几分。因为在他的记忆里,姥爷几乎从不撒谎。

    “疤,乌云总会散尽,你就是那丑……不,美丽的月亮船。船上,是你盛开的花。”

    刀疤的怀疑,如同一个天平,他偏向了一点怀疑蒙二哥的诚意。因为以他粗鄙的灵魂,也能听出蒙二这首诗作得十分低劣。

    “疤,区区一个开花,对你来说就像拉稀一样普通你知道吧。我早就说过你一定行,莎拉可以作证。”

    刀疤怀疑的天平又像小猪这边倾斜了一点,因为这狗东西越是信誓旦旦,说出来的话就越不靠谱。

    “疤,我们怎么可能不相信你?我们不说,那啥,是害怕说出来就不灵了。”

    刀疤彻底释怀了!这天底下谁都可以胡说八道,只有德屠绝不会骗人,他的理由也最强大,完全解释得通。

    刀疤留下了动情的眼泪,打湿了卓杨的前襟,刀疤为自己埋怨兄弟而愧疚。原来兄弟们一直都默默地关心着自己,自己却还狼心狗肺地抱怨他们,我,不是人。

    卓佬猪蒙向德屠投去了赞许的目光,是个人物呀!而德屠,一如既往十分淡定。

    太不要脸了!

    架打完了,花也开了,酒吧里一片狼藉显然不再适合吃饭喝酒,六剑客转移战场。

    德国排球队的12名队员,再加上两个教练和一个队医,15个人整整齐齐,现在全部或坐或躺,没有人再敢站起来。

    六剑客虽然也人人挂彩,但那只是虎入羊群后沾了一嘴毛而已,些许的鼻青脸肿,是英雄百战的勋章。里约的这个夜晚,是足球对排球的碾压。

    在江湖豪杰的眼中,从来没有什么贵族,只靠那点可怜的名头,吓不倒六剑客,只会被他们打倒。这个世界,原本就是这样进步的。

    人渣托马斯伯梅今天挨惨了,从一开始被卓杨打翻后,他就没有再站稳过,六剑客轮转换位的游斗,谁走到他身边都没忘了给一锤,包括最后被刀疤‘阿杜根’。

    伯梅坐在酒吧门口,身影很颓废,眼神里也免不了恐惧。他看着这六个男人从自己身边鱼贯而出,每个人都没忘了用戏谑的目光再鄙视他一次。

    幸好,他们没有再打我。

    最后走出酒吧的是默姥爷和乌莉克,一米八三的可爱女孩像大鸟依人一样抱着姥爷的胳膊,依偎在他肩头。

    讲真,也只有姥爷这个身高,才能hold得住。莎拉布兰德娜和小猪从来只敢手拉手,她若想靠着他的肩头走路,得撅起屁股半蹲着,姿势像肚子疼要拉屎。

    “佩尔葛格,等一等。”乌莉克柔柔地对姥爷说。

    六剑客都停下了脚步,看着乌莉克回身走到伯梅面前蹲下。

    “你知道我是谁吗?”

    在六道杀气如剑的目光逼视下,伯梅紧张地摇了摇头。

    ‘哐!’

    乌莉克一拳打在伯梅的眼圈上。

    “我是你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获取积分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庄河苟薪货运代理有限公司